今日关注

新闻采访怎么做?童心社小记者培训班走起!

【推荐】新闻采访怎么做?童心社小记者培训班走起!

    新学期,新周末,怎么过?宅在家还是去旅游?昨日上午,在宜昌市华夏阳光文化专修学校里,61名来自不同学校的孩子们组成了又一个童心社小记者团,开始了一场访谈辅导培训。

    据悉,本次童心社小记者团访谈辅导培训为公益行动,由中访在线记者团、童心社和宜昌市华夏阳光文化专修学校共同主办。通过线上征集的形式,招募了61名来自宜昌本地不同学校的中小学生。

更新时间:2017年9月12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儿童文学作家陈诗哥:大人才更应该读童话

儿童文学作家陈诗哥:大人才更应该读童话

     

      日前,“温暖你我心——文艺进社区活动系列讲座”之《大人才更应该读童话——陈诗哥童话观》在深圳市南山区蛇口街道社区服务中心举行,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得主、深圳《红树林》杂志编辑陈诗哥,与众多家长和孩子分享了他的童话创作理念和心得。
      
      讲座由深圳市文联主办,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深圳市彩虹花公益小书房、南山区蛇口街道社区服务中心承办。主讲人陈诗哥2009年开始发表童话,曾获2009年冰心儿童文学奖、2010~2011年《儿童文学》金近奖,今年凭借童话作品《风居住的街道》获得第九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也是广东省唯一获奖作家。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是同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并列的中国四大文学奖之一。陈诗哥的获奖被业界专家赞为“创造了一个奇迹。”
      
      在讲座上,陈诗哥追溯小时候自己尽管没有享受过听父母讲童话,但是现在可以尽情享受给儿子讲故事的温馨时刻,并认为晚上给孩子读童话,是人类最温馨的一幕。陈诗哥还提出,大人不仅要给孩子读童话,更要给大人读童话,进而提出相信童话的观点:相信童话,即相信一种可能性。童话不需要钢铁一般的事实,它在探寻一种未经历史、文化沾染的可能性,那是一种儿童式的可能性。
      
      “现在时代节奏太快,而我们非常需要停下来,想一想,让心灵休息一下。而童话是最能安抚我们疲惫的心灵。”陈诗哥说,“为什么我们不再求助于童话呢?是因为我们大人不再相信童话了,认为童话是骗人的,只能给小孩子读。我认为,这是非常严重的误解,这个误解让我们损失惨重,即我们失去了最宝贵的天真。”
      
      陈诗哥提出,“一生要读三次童话。第一次是自己是孩子的时候,第二次是自己养育孩子的时候,第三次是自己进入人生的后半期的时候。特别是在人生的后半期,意识到了衰老,身患疾病,或者回顾人生的波折,这时候,会出乎意料地从绘本中读到不少可以称之为新发现的深刻意味。”陈诗哥还与现场听众探讨了童话与信仰、哲学和诗歌的关系,他认为童话不仅是一个文学问题,还是一个哲学问题;不仅是哲学问题,还是信仰问题;不仅是一个信仰问题;还是一个修行问题。陈诗哥认为,童话并不遥远,它就在我们身边。生活并不是在别处,而是在兹念兹。只要我们保有一颗童心,我们就是生活在童话当中。
      
      讲座现场气氛活跃,陈诗哥不时停下来和孩子们进行一番对话,还与他们一起进行现场童话创作,并对孩子们的作品进行点评。他同时对《三国演义》和《水浒传》的“杀入敌群,取敌首级,如探囊取物”等现象进行批评,认为罗贯中和施耐庵如果从小读童话长大的话,那么这两本书就是换一种写法了,那样的话读者才真正有福。最后,陈诗哥还与听众分享了自己的创作经验,以及怎样利用一些日常的素材,和孩子一起进行童话创作。
      
      (来源:深圳商报 记者:苏兵)

更新时间:2013年11月13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殷健灵:儿童文学创作不能急功近利

殷健灵:儿童文学创作不能急功近利

      作为专业展会,为中国原创童书搭建版权贸易是上海国际童书展的重头戏。曾荣获冰心图书奖大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并获2013年度国际林格伦纪念奖提名的上海作家殷健灵,其多部作品版权输出海外,受到世界各国的读者欢迎。在日前举办的“心灵花园新蕾绽放——殷健灵作品赏介会”上,她畅谈了儿童文学创作心得。
      
      2010年起,殷健灵的作品被瑞典JHPUBLISHERS系列全面引进,是第一位译介到瑞典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殷健灵于2012、2013连续两年入选国际林格伦纪念奖,也是唯一获此殊荣的中国作家。尽管满载荣誉,但殷健灵却谦虚地表示:“秘鲁作家略萨曾说:当你开始写作并发表很多作品后,你会发现那些所谓的名利往往会绕开应该得到的人,却给了最不应该得到的人。其实文学奖项和文学成就未必成正比。写作应该抱以纯粹的心态,儿童文学创作更不能急功近利,而是要怀有纯净的内心。我从事写作不是为了赚钱或谋生,更不是为了得奖,当我发现写作能带给我精神上的愉悦以及给读者带来力量,就是最大的收获。”对于眼下童书出版市场火热,童书质量却参差不齐的现状,殷健灵认为应该提高门槛,“童书创作应该是更谨慎的,一部作品会潜移默化地改变一个孩子对世界的看法,甚至影响他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殷健灵著有长篇小说《纸人》、《白鸽子的梦》、《月亮茶馆里的童年》、《轮子上的麦小麦》、《蜻蜓,蜻蜓》、《千万个明天》等。她以女性特有的清新雅致的笔触,勾勒出成长中的孩子的困惑、失落、欣喜与收获,洞悉他们隐秘曲折的心理世界。她的作品立足现实,视角独特,风格典雅、宁静、唯美,充满人文关怀,被誉为青少年的“成长知己”和“精神摆渡人”。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梅子涵认为:“只有真正优秀的作家才能写出好的儿童文学作品,而一部真正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一定是老少咸宜的。”梅子涵认为殷健灵的作品立足现实,关注成长,给少年以温暖、信心和希望,这是成长中的少年儿童最需要的文学,“‘成长’是一个世界性的话题,值得每一个家庭关注。对于殷健灵所创作的一系列优秀的成长文学,非常有必要推向世界,让全世界的人都能够了解中国的成长文学。”新蕾出版社副总编辑马玉秀女士表示:“在当今的成长文学中,殷健灵的作品是非常值得关注的,她的作品就像一位善解人意的伙伴,为这些正处于青春期的初中生们解答成长中遇到的种种烦恼,她的作品犹如一盏明灯,为迷路的孩子照亮前进的道路。”
      
      (来源:天天新报 作者:杨馥戎)

更新时间:2013年11月13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服务青少年 快乐“小时候”

服务青少年 快乐“小时候”

      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加强青少年社会教育工作,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然要求,是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内容。长期以来,武汉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青少年社会教育工作,把为青少年健康成长创造良好社会环境作为加强执政能力建设、提升公共服务水平的重要内容,以“帮助青少年认知社会、融入社会、奉献社会,共建共享和谐社会”为宗旨,以“理论、组织、阵地、活动、评价”五大体系为支撑,坚持“党政主导、社会协同、立足社区、体系完备、公益普惠、全面活跃”,统筹“社会服务与社会教育并重、组织活动与阵地建设并重、行为塑造与自主发展并重”,实现了“将青少年社会教育工作纳入各级党政主要工作内容,将青少年社会教育规划纳入全市‘十一五’发展规划,将青少年社会教育工作目标纳入市、区政府及相关部门年度考核目标,将青少年社会教育工作经费纳入市、区财政预算,将青少年社会教育阵地建设纳入城市建设整体规划,将青少年社会教育队伍建设纳入全市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将青少年社会教育活动纳入政府购买服务范围,将青少年成长环境监测预警机制纳入城市重大问题监测预警体系”的八个“纳入”。武汉未成年人成长环境健康指数由2000年的79。6上升为86。4,未成年人犯罪率呈逐年下降趋势,社会满意度和青少年幸福感日益提高。我们的主要做法和经验是:
      
      一、坚持党政主导、专业运作,构建系统化青少年社会教育工作格局
      
      适应青少年快乐成长对良好社会环境的需求,在近三十年的青少年社会教育实践中,我市逐步建立并完善了党委统一领导、政府负责主导、青教领导小组统筹协调、有关部门各负其责、全社会积极参与的青少年社会教育领导体制和工作机制。
      
      1.以领导机构为核心,建立完善青少年社会教育组织架构
      
      巩固加强了青少年社会教育领导机构,早在1979年,武汉就成立了青少年教育领导小组,由市委副书记任组长、市政府副市长任副组长、32个相关职能部门为成员单位,统筹领导全市青少年社会教育工作,各区也相继成立了相应的组织机构;这一做法得到党中央的高度肯定,1980年,中共中央批转了团中央《关于武汉市加强青少年教育活跃业余文化生活情况的报告》,要求全国各地参考学习;近年来,又相继成立了青少年权益保护工作委员会、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工作领导小组,青教、权益、预防三项工作成为一个整体,形成了“一体两翼”工作格局。
      
      充实完善了青少年社会教育办事机构,在市青教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由团市委书记兼任主任,履行综合、协调、指导、服务的职责,组织和督促各级青教组织及成员单位开展青少年社会教育系列活动;同时下设未成年人社会教育活动指导中心和青少年权益发展中心,研究、策划、组织青少年社会教育活动和项目,维护青少年基本权利。
      
      组建发展了青少年社会教育咨询机构,成立了青少年社会教育专家咨询团,邀请青少年研究领域全国知名专家,从社会学、教育学、心理学、法学、新闻传播学等专业方面为我市青少年社会教育工作献计献策,提供理论指导。
      
      2.以政策支持为先导,研究制定青少年社会教育宏观指导文件
      
      2000年以来,先后制定出台了《关于认真开展青少年权益保护工作的意见》、《武汉市青少年发展十一五规划(2006-2010)》、《关于加强青少年社会教育工作的意见》等一系列文件,以规范的制度形式明确了青少年社会教育的意义、内涵和工作要求,从宏观上规划了青少年社会教育的发展方向,成为指导武汉青少年社会教育工作的纲领性文件。
      
      3.以政府购买服务为途径,探索发展青少年社会教育专业化运作模式
      
      成立“小时候”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代表政府面向市场择优购买青少年文化产品和活动项目,免费提供给青少年。2007年,该公司代表政府购买100万元优秀儿童剧,开展“双百场演出进社区(校园)”活动,被列入市政府十件实事。此外,在财政投入方面也给予了大力支持,按照《关于加强青少年社会教育工作的意见》的要求,每年安排各级青教组织专项工作经费达1500万元,其中对市青教办、武汉未成年人社会教育活动指导中心投入400余万元,并形成长效投入机制,将工作经费列入了财政预算;对青少年社会教育活动场所投入年均增长31%,超过武汉市地方财政支出年均25%的增长速度。
      
      二、坚持规模建设、梯级发展,建设立体化青少年社会教育阵地网络
      
      适应青少年快乐成长对活动场所的需求,本着“不求所有、但求所用”的原则,积极整合各方力量,充分挖掘现有社会设施的潜力,同时积极新建、扩建新型活动阵地。根据城市规划中的市、区、居住区、社区四级建设要求,借鉴外埠成功经验并结合本地实践探索,提出了青少年社会教育阵地“4+1模式”,即在市区两级,提升各类大中型青少年社会教育基地的服务功能;在居住区一级,探索建设青少年空间;在社区一级,规模发展社区青少年学校;同时以12355青少年服务台为依托,建设无形阵地,初步实现了青少年社会教育阵地的立体化、网格化和系统化。
      
      1.巩固活跃已有市、区各类主体阵地,充分发挥示范带动功能
      
      投资2亿多元改造市青少年宫,在黄金地段建成建筑面积达2。8万平方米的多功能艺术综合楼,此后,又对后区进行整体改造,全面提升了市青少年宫的教育、服务功能,使其软硬件建设跻身全国一流水平。对5所区青少年宫也进行不同程度的改建扩建。同时,克服财政资金紧张的困难,投资1900万元改扩建市科技馆;投资7000万元修复中共五大会址;投资1。1亿元修建占地面积7。35万平方米的首义文化公园;投资3000万元修建建筑面积达11634平方米的市妇女儿童活动中心等活动场馆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与全市各级各类博物馆、纪念馆、科研院所、乡村文化机构及学校等资源一起,定时向社会开放,服务青少年校外活动。
      
      2.探索实践青少年空间新型阵地,充分发挥专业服务功能
      
      在中国青少年宫协会和香港青年协会的支持下,借鉴香港成功经验,针对居住区这一层级的青少年,试点建设青少年空间。按照“先期试点、适时推广、规范运作、管理有序、整合资源、突出实效”的工作思路,在7个中心城区和1个远城区建设了首批青少年空间,为青少年提供游戏娱乐、兴趣学习、拓展训练、社区参与、自在空间、网络互动、成长辅导、家长援助等多方面的服务项目。青山区青少年空间的心理访谈室、录音棚和汉阳区青少年空间的励志课堂、网络空间等受到青少年朋友们的喜爱。
      
      3.不断完善社区青少年学校基础阵地,充分发挥规范平台功能
      
      从2004年开始,我市结合“社区建设883行动计划”的实施,以营造健康向上的社区文化氛围来推动青少年社会教育为目的,整合活跃各种有效教育资源,探索建设了社区青少年学校。目前,已发展到628所(其中市级示范学校106所),每年参加活动的青少年达50多万人次。社区青少年学校的蓬勃发展得益于五个方面的规范:规范管理,将创建社区青少年学校纳入全市青教工作年度目标,同时采用项目制、量化考核并与奖励经费挂钩的方式实行动态管理;规范标识,将在社区内的各类有青少年服务机构统一归并于社区青少年学校名下;规范师资,组织各级青教干部和辖区内的志愿者开展成辅导员队伍;规范教材,统一编写思想道德、自护技能、心理辅导等10个方面单项教材和103个典型教案;规范内容,开展“六知六进”活动,即知荣辨耻,道德实践进社区;知法维权,法律援助进社区;知疑解惑,健康服务进社区;知危避险,自护训练进社区;知寒送暖,帮教帮扶进社区;知雅明理,养成教育进社区。社区青少年学校已经呈现出“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的良好局面,我们计划用2-3年的时间实现全市1000余个社区的全覆盖,为广大青少年提供更为全面、直接的服务。
      
      4.着力打造12355青少年服务台等无形阵地,充分发挥综合辅导功能
      
      2000年,开通了武汉市青少年维权网,迄今为止访问量达到了12万人次。2007年6月,又投入资金30余万元,将原有的12355维权热线升级改造成为12355青少年服务台。在原有法律援助的基础上,新增了心理辅导、就业指导、就学帮困、交友联谊、健康服务五项服务内容,并相应建立了专业团队进行后台支持(如武汉市青少年法律援助志愿服务团和武汉市青少年阳光心理辅导团等)。升级改造之后,咨询电话月平均近100个,是升级改造前的四倍多。
      
      三、坚持公益普惠、均衡教育,丰富人本化青少年社会教育活动项目
      
      适应青少年快乐成长对丰富活动的需求,坚持以“小时候”活动品牌统揽青少年社会教育活动,为青少年提供丰富多彩、喜闻乐见的教育实践活动,实现了青少年社会教育从以往“问题视角”下仅仅关注边缘青少年,到“优势视角”下努力促进全体青少年全面发展这一工作范式的转变。
      
      1.积极倡导“小时候”青少年社会教育活动品牌
      
      在认真总结武汉青少年社会教育工作经验,并综合考虑时代发展和青少年需求的基础上,我们精心打造“小时候”青少年社会教育活动品牌,提出:“人人都有小时候,每个人的小时候都应该是快乐的,青少年社会教育要为青少年拥有快乐的小时候竭诚服务;青少年社会教育工作必须兼顾生理、心理、道德、知识和社会技能等方面均衡发展,必须涵盖所有青少年,让青少年共建共享青少年社会教育的成果。”此后,以“小时候”为主题,先后组织开展了一系列集教育性、知识性、参与性、科学性、趣味性于一体的大型主题教育活动,逐步形成整体效应。2005年,中宣部、团中央等十部委在武汉举办“小时候”全国青少年宫系统大型广场文艺晚会,总结推广武汉经验,“小时候”活动品牌由此走向全国。
      
      2.不断丰富“小时候”青少年社会教育活动内容
      
      以“坚定青少年理想信念、提高青少年道德品质、塑造青少年良好习惯、促进青少年身心和谐、培养青少年社会认知能力、维护青少年合法权益”为基本内容,“小时候”青少年社会教育活动坚持把“服务”的理念摆在突出的位置,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青少年发展需要,在实践中与时俱进、丰富发展。
      
      (1)引导青少年培养优秀的道德品质。通过开展“5·16”汉服冠礼成人仪式、革命传统教育周、以及6000项道德体验进社区等丰富多彩、寓教于乐的实践活动,有效地引导青少年牢固树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增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对青少年的吸引力和凝聚力。
      
      (2)引导青少年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深化社会主义荣辱观教育,创新少先队“雏鹰争章”活动内涵和方式,引导青少年在日常学习生活中开展争章活动;投资200万元建立青少年视力低下防治中心,每年为15万名学生进行视力筛查、建立个人视力保健档案;在老城区创立“心语室”,开展“心语姐姐进校园”、“心语信箱”等活动,帮助青少年解决社会生活中产生的思想困惑;此外,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青春自护教育、生态环保教育等一系列活动,为青少年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创造了条件。
      
      (3)引导青少年树立正确的社会认知。开展关爱导航、创业导航、健康导航等成长导航系列活动,每年为5万余名青少年提供各类指导服务;开展“创新素质实践行”活动,组织全市105万名中小学生持社区联系卡深入社区,在引导青少年参与社区建设的过程中培养青少年融入社会、与人和谐相处的行为品质;开展“手拉手,心连心,老少共建和谐家园”活动,创建绿色、道德、法制、科普和爱心社区94个;建立《武汉市边缘青少年帮教工作档案》,对边缘青少年实行编号跟踪管理,并将行为表现划分为“橙色”、“黄色”、“绿色”三个阶段,实现边缘青少年帮教工作“底数清、情况明、因人施教、动态管理”。2000年,团中央、中央综治办在汉召开全国青少年权益保护工作暨创建优秀“青少年维权岗”活动现场推进会,推广我市青少年维权保护工作经验。
      
      3.大力拓展“小时候”青少年社会教育活动领域
      
      在“小时候”初步唱响的基础上,我们不断发展壮大这一活动品牌,以“小时候”统揽全市青少年社会教育工作,推动“小时候”青少年社会教育理念向全市各区、各部门工作领域延伸。市广电局专门创办了武汉少儿频道,开办“小时候·快乐向前冲”等优秀节目;《武汉晚报》开辟“小时候·好孩子”专栏,推介优秀儿童剧目;市科协开展“小时候·我发明我快乐”等活动,“科普大篷车”深入社区接待青少年1万余人;市妇联发动社会爱心人士纺织“爱心毛衣”,帮助贫困青少年;市公安局组织宣讲团,在青少年中进行禁毒宣传;市法院系统积极开展青少年帮教,部分区法院还成立了少年庭;市司法局实行青少年违法犯罪社区矫正制度,通过社会力量帮助他们重新走回人生正途,等等。
      
      四、坚持专兼结合、动态管理,建设规范化的青少年社会教育工作队伍
      
      青少年社会教育工作者既是青少年的良师,更是益友,在青少年成长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在多年的工作实践中,逐步建立起了一支素质高、专业性强的工作队伍,并在争取社会力量广泛参与、共播爱心方面取得进展,摸索出了一条职业化、专业化、社会化相结合的队伍建设道路。
      
      1.首创青少年社会教育队伍的职业化
      
      从1984年起,在市青少年教育领导小组的统一领导下,组建了专职青教干部队伍,目前全市共有146名青教干部,都纳入了正规事业编制管理范畴;同时,按每条街道2至3人的配置标准,聘用专职青教辅导员303人;他们与1000余名社区团干部、900余名社区少先队辅导员等一起组成了武汉青少年社会教育专职工作队伍,成为青少年社会教育工作的核心力量。
      
      2.探索青少年社会教育队伍的专业化
      
      针对青少年空间规范运营、持续发展以及为青少年提供专业服务的需要,我市组建了首批青少年空间专业社工。按照热爱青少年社会教育事业、有较高文化知识并有一定工作经验的标准,面向社会公开招聘了19人,同时从富余教师队伍择优选拔了21人,并邀请国内高校知名教授、香港和上海资深社工,对他们进行了专业培训,倡导并实现了青少年空间专业社工“持证上岗”制度。
      
      3.促进青少年社会教育队伍的社会化
      
      组织法律援助、心理咨询等方面的专家、学者和1100余名学校德育教育工作者,以及8万余名“五老”(即老干部、老劳模、老教授、老战士、老专家)成员和20余万名注册青年志愿者,形成规模庞大的社会化的青少年社会教育工作队伍,深入社区、深入一线为青少年提供服务。青山区钢花村街119社区探索外展社工理念,组建党员义工队伍,组织12名老党员成立了“党员义务网吧巡逻队”,帮助未成年人戒除网瘾,他们把巡视结果反馈到辖区中小学和区文体局,共同教育、引导孩子走出网吧,促使有关部门加强网吧管理,成功劝说200多名未成年人离开网吧。
      
      五、坚持着眼长远、建章立制,构筑科学化青少年社会教育评价体系
      
      适应青少年健康成长对引导激励的需求,结合青少年社会教育工作有序推进、长远发展的需要,逐步建立完善青少年社会教育评价机制,形成了一整套时代特色鲜明、层次丰富、可操作性强的青少年社会教育评价体系。
      
      1.开展争创“新三好”活动,引领青少年实现正确的自我评价
      
      在全市中小学推行“在家做好孩子、在校做好学生、在社会做好公民”的“新三好”评价标准,引导青少年实现自我价值与社会价值的统一。开展“现代少年形象大使”评选活动,帮助孩子从“阳光”、“目标”、“快乐”、“创新”等九个方面树立学习生活上的好习惯。
      
      2.开展“银杏奖”表彰活动,建立青少年社会教育队伍评价标准
      
      设立“优秀团队”、“突出贡献”、“终身成就”和“特别荣誉”四个方面的奖项,大力表彰在青少年社会教育工作中做出突出贡献的集体和个人,积极营造全社会尊重和支持青少年社会教育工作者的良好氛围,鼓励社会各界为青少年社会教育做出积极贡献。同时,在思想政治工作系列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评审中将共青团干部、青教干部纳入评审范围之列,为青少年社会教育工作者的职业发展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
      
      3.开展“武汉市未成年人成长环境监测”工作,建立青少年社会教育成效评价标准
      
      自2000年起,启动实施了未成年人成长环境监测工作,并编制了《武汉市未成年人成长环境测评报告》及操作手册,在家庭环境、学校环境、社区环境和友群环境四个方面设立78个变项、22个指标,对应健康、亚健康、障碍和病态四种状态,建立起可操作的青少年成长环境监督评估体系和预警机制,科学评估我市青少年社会教育工作实效。
      
      当然,回顾我们的工作,还存在着一些问题和薄弱环节,需要进一步探讨和解决。今后,我们将以党的十七大精神为指导,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从以下几个方面进一步深化我市青少年社会教育工作:一是进一步推进青少年社会教育理论研究,按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要求,探讨青少年社会教育的内涵和工作重点;二是进一步推进青少年社会教育地方立法工作,更好地维护青少年的生存权、发展权、受教育权和参与权等权益,探索建立具有武汉特色的青少年司法体系;三是进一步推进青少年社会教育评价体系建设,实现青少年社会教育工作的科学评估;四是进一步整合社会资源,坚持“社会教育社会办”,将青少年社会教育与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结合起来,真正实现“三位一体”的系统教育格局。
      
      (来源:《中国青年研究》 作者:刘俊彦)
     

更新时间:2013年11月12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少年儿童文化产品要有严格的伦理道德标准

少年儿童文化产品要有严格的伦理道德标准

      《喜羊羊》等国产动画片因“暴力失度语言粗俗”问题被《新闻联播》点名批评,并开始进行整改。目前,国家广电部门将在年内出台国产电视动画片内容标准,而各大动画制作机构、播出机构也联合向全行业发出倡议,呼吁共同抵制暴力、低俗、危险情节、不文明语言等不良元素。
      
      这场批评、整改、以行业之名的集体倡议,其势浩荡,引起了人们对国产动画片的集中关注。
      
      很多动画片抑或其他作品形式中,暴力、低俗等不良元素的确不少,需要避免,这是出于保护的目的,为了防止孩子受到不良文化的污染。但正如很多人都意识到的,被点名批评的动画片《喜羊羊》、《熊出没》,是近十年来中国动画片的翘楚之作,一度被视作文化产业创新发展的典范。惟其如此,它们的制作、尺度、价值观的体现方式等等,有代表性,在业界有示范意义,而如今被批评,开始整改,无疑引人发问:我们的文化环境,该如何提供孩子需要且适宜的文化产品?
      
      在文化产业大发展的背景下,国产动画片呈现良好势头,也出现了一批优秀作品。毕竟,政策、制度、资源的扶持下,动画片会获得良好的发展空间。文化产业的发展本身,也将助力市场的细化与成熟,刺激着动画片的生产动力。然而,具体的动画片制作中,如何讲好一个故事,表达怎样的观念,提供怎样的价值,甚至如何注重未成年人的接受能力、审美趣味和认知,这些都涉及人的思想与创造。归根结底,这是我们的文化创造力,如何体现到孩子身上的问题。
      
      我们的文化市场环境中,孩子的内心世界又是否获得关照?现在儿童类文化产品,不可谓不多,但放眼望去,恐怕很难有让人印象深刻的。很多人的成长记忆中,可能说不出几个国产动画片。整个市面上,粗制滥造的作品倒是不少,缺乏诚意,不见匠心,也毫无童趣,与其说是立志取悦和打动孩子,毋宁说把儿童简单当成了一个消费类别,或者教育的对象,背后的思维路数也往往都是成年化的。
      
      粗制滥造下,暴力、粗俗的内容不可避免,适宜儿童的文化表现方式也不多见,甚至以“儿童不宜”的角度界定暴力、粗俗,也很难说是否真正有个清楚的判断,能不能真正为孩子负得起责任来。在一个缺乏创造力的儿童文化市场里,少儿心智的发育成长,可能恰恰是依靠成年文化的过早入侵。他们被当做了毫无认知能力、思考能力的群体,教育上、娱乐上,好像就是一个个容器,等待被填补各种熏染着成年趣味的大道理。对于孩子而言,这难道不是文化意义上的冷暴力?
      
      需要认真对待孩子的文化需求,体察和关心他们的内心世界。从根本上说,是需要创造一个活跃的文化市场环境,让各色的人群,丰富的文化需求,都真正得到满足。在这个意义上,抵制暴力、低俗、危险情节、不文明语言等不良元素固然重要,但让一个社会内在的文化创造力活跃起来,又是更加复杂艰巨的任务。
      
      (来源:长江日报 记者:肖畅)

更新时间:2013年11月11日 浏览: 次 评论:1次 阅读全文
全国文联系统首个小作家分会受到中小学生的欢迎

全国文联系统首个小作家分会受到中小学生的欢迎

      全国省、自治区、直辖市文联系统首个小作家分会——北京作家协会小作家分会成立以来受到欢迎,已经拥有会员100多人。
      
      北京作家协会小作家分会是由北京市文联领导,北京作家协会管理,东方少年杂志社主办的非营利性的少年儿童文学爱好者自愿参加的群众团体;将组织开展少年儿童喜爱的各种文学活动,如文学辅导讲座、走访著名作家、开展文学夏令营、国际国内小作家交流等,以促使“小作家”们快速茁壮成长。
      
      北京市文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陈启刚表示,现在的中小学生,是未来中国的希望,是实现习主席提出的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接班人。孩子们心中未来的梦,就是未来的中国梦。为帮助孩子们圆好心中向往的美好的未来梦,我们编织这个摇篮的目的是真诚关心帮助每个孩子,用他们手中的笔不断丰富、描绘他们心中的未来梦,为他们圆梦插上一双助飞的翅膀。等他们长大成人了,不论做什么工作,一定会明白,他们的未来梦想是从少年时代树立的。
      
      持有北京市作家协会小作家分会《会员证》的中国音乐学院附中高三学生李拾齐说:“对于我们,现在把文学说成是一种使命或许太过沉重,但我们可以把文学当作一幅画,一片海,一场梦。在画中探索,在海中遨游,在梦中陶醉。我们该像鹰一样执着,对于写作,对于文学,对于我们的梦。写作就像翱翔,梦就像翅膀,我们坚持写作,就会永远翱翔。”他的话诗意中不乏力度,每一位学生,每一位家长,每一位作家都有理由相信,这是所有热爱写作,拥有梦想的孩子们共同的心声。
      
      (来源:中国少儿文化网  作者:叶红)

更新时间:2013年11月10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中国小作家协会:中国作家“童子军”已逾3000人

中国小作家协会:中国作家“童子军”已逾3000人

      日前,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新闻中心主任金本介绍说,中国小作家协会已经拥有全国各省市3000多名会员,其中北京地区的小会员超过总人数的十分之一。
      
      金本说,中国小作家协会是由国家民政部批准成立、中国少年儿童报刊工作者协会管理、《儿童文学》杂志社主办的非营利性群众组织,年龄在小学三年级以上、18周岁以下的孩子,凡在正规报纸、书刊、广播、电视等发表过文学作品或在县、市级以上作文比赛中获得过奖励者,都可申请入会。而近来协会办公室的电话不断,孩子和家长都在询问有关事宜。
      
      中国小作家协会的会员证制作得像模像样,比成人作家协会的证件还显精致,会员义务一栏写有:“积极阅读文学书刊,坚持文学创作,踊跃参与本会工作。”协会的活动之一是文学函授课程,由数十位知名的成年作家、编辑、研究生、高级教师等组成导师团,做会员的辅导老师,并有专门教材。要求会员每年完成8篇以上作品,其中的优秀作品结集出版,书名为《中国小作家优秀作品选》。函授期满,颁发毕业证书。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彭俐)
      

更新时间:2013年11月9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三峡小作家美文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