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关注

新闻采访怎么做?童心社小记者培训班走起!

【推荐】新闻采访怎么做?童心社小记者培训班走起!

    新学期,新周末,怎么过?宅在家还是去旅游?昨日上午,在宜昌市华夏阳光文化专修学校里,61名来自不同学校的孩子们组成了又一个童心社小记者团,开始了一场访谈辅导培训。

    据悉,本次童心社小记者团访谈辅导培训为公益行动,由中访在线记者团、童心社和宜昌市华夏阳光文化专修学校共同主办。通过线上征集的形式,招募了61名来自宜昌本地不同学校的中小学生。

更新时间:2017年9月12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首届“中国儿童发展研讨会”在京举行

首届“中国儿童发展研讨会”在京举行

      11月6日,由中国教育学会小学教育专业委员会和中华儿童文化艺术促进会联合主办,美泰儿童基金会协办并提供资金支持的首届“中国儿童发展研讨会”在北京召开。本次研讨会旨在进一步探讨当前教育环境下儿童发展存在的突出需求,以及学校、幼儿园、相关文化教育机构在促进我国儿童发展事业中的角色和作用。
      
      首届“中国儿童发展研讨会”以“中国儿童发展现状与对策”为主题,设开幕式、主旨演讲及分课题研讨三大版块,邀请国内外著名教育专家、名校校长、以及其他儿童成长方面的学者、专家一起共同探讨当前中国儿童发展现状,交流成功的儿童健康快乐成长经验,分享国际先进的儿童发展成果。
      
      中国教育学会小学教育专业委员会刘永胜常务副理事长、中华儿童文化艺术促进会范崇嬿会长及美泰亚太区高级副总裁兼总经理Peter Broegger先生先后为研讨会致开幕辞。中国对外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常克仁,文化部文化艺术人才中心主任刘长权一同出席了开幕式。
      
      刘永胜指出,《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2010——2020年)》中提出“尊重教育规律和学生身心发展规律,为每个学生提供适合的教育”是我们办好教育的根本宗旨,而其目的,也是让每个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给孩子们的健康愉快的童年生活既是为了明天人生的幸福,更是要享受今天成长的快乐。要使儿童健康快乐成长,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社会教育就必须要为孩子们创设一个宽松的支持性成长环境。
      
      范崇嬿表示,儿童时期是人生发展的关键阶段。此时为孩子提供全方位的发展机会和条件,积极开发潜能,最大限度地满足儿童的发展需要,将为儿童一生的发展奠定重要基础。儿童发展需要社会各界共同的智慧力量,中华儿童文化艺术促进会愿与国内外专家一起,探讨并寻找最适合中国国情的儿童发展之道。
      
      Peter Broegger先生,美泰亚太区高级副总裁兼总经理,也与大家分享了一些儿童教育方面的国际先进理念和最佳实践。作为全球领先的玩具公司,美泰一直注重在儿童发展领域的研究,尤其关注中国儿童的成长和发展。多年的研究经验,使得美泰深切地感受到玩乐在儿童成长过程中的重要性,同时,中国父母对于儿童成长和未来发展的高期望值,也推动美泰更加深入地研究如何使玩乐在儿童成长过程中发挥更为有效、积极的作用。美泰期望成为中国父母和孩子们值得信赖的好伙伴,帮助中国儿童健康、快乐地成长。
      
      创新人才教育研究会顾问及编审郭永福先生,儿童教育专家、儿童新思维理论的倡导者宋铁航先生出席研讨会并分别作“遵循成长规律,促进儿童发展”、“破解‘游戏困境’,丰富游戏的教育功能”的大会主题演讲。美泰全球消费者洞察副总裁Michael Shore先生则向中国的教育专家们分享了国际儿童发展教育的先进实践案例,阐述如何有效地让孩子们体验玩乐的乐趣,从中获得成长,中西方专家的精彩见解博得与会嘉宾的认同。
      
      (来源:《中华儿女》作者:凤栖)

更新时间:2013年11月6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儿童文化与文化儿童

儿童文化与文化儿童

      上海国际少年儿童文化艺术节在欢乐的歌声中落下帷幕了。来自五大洲的近四千名儿童即将满载着上海人的情、上海人的谊回到各自的国家和地区去了。孩子们分手时,无不有些留恋,无不有些思念,无不在谈论着参加文化艺术节的收获。
      
      收获是什么?意义在哪里?“春风桃李万千条”,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说法。依我看,上海国际少年儿童文化艺术节的最大意义是为我们对未成年人的教育提供了一个闪亮的范例。
      
      树不修枝长不成大树,人不受教育成不了大材。对未成年人一定要加强教育,这是毫无疑义的。问题是怎么教育?
      
      上海国际少年儿童文化艺术节开展教育的教材是歌舞,是艺术。优秀的歌曲如战鼓,如号角,是路标,是旗帜。有些理性的知识不容易记住,可是儿时唱过的歌曲终生不忘。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唱起未成年时学过的进行曲就会浑身增添力量,即使是低声地哼一哼也会充满着激情。歌舞作为教材远远胜过光盘。光盘再近也觉得很远,再好也只能是恍如身临其境,可是,在国际少年儿童文化艺术节上,不管是从阿尔卑斯飘来的音符,还是沿着马可波罗的道路走来的舞蹈,都是近在耳边,近在眼前,都是生动的能够入脑入耳、沁入肺腑的教材。
      
      上海国际少年儿童文化艺术节之所以是教育未成年人的一个闪亮的范例,是因为他们的教育方法是交流,是讨论,是自己教育自己。少年儿童文化艺术节上的“论坛”主持人不是院士,更不是官员,而是小朋友。主持人不是念秘书起草的讲话稿,也没有用翻译,而是既用母语主持,又用英语主持。有的举手发言者为了把手举得高了再高,都把身体倾斜了30度。“不赞成”、“不同意”的坦率和真诚超过成年人。“童言无忌”,童言也无客套。孩子们观点互补,思维共振,值得成年人学习。我担心:成年人能否把孩子们的这种真诚全部学到手,还是个问题。
      
      上海国际少年儿童文化艺术节之所以是教育未成年人的一个闪亮的范例,还因为他们的教育是愉快教育。艺术节提倡:“让美妙健康的歌曲陶冶少年儿童的心灵,让少年儿童的生活因歌声充满阳光和欢乐。”这里的“健康”二字很重要。健康方能陶冶,不健康便不能陶冶,陶冶了,那也是“逆陶冶”。这里的“欢乐”二字也很重要。欢乐中受教育,听得进,记得牢,想得通。反之,填鸭式的教育,高压下的教育,负担重,心里怕,学不进,记不牢。国际少年儿童文化艺术节已经在上海办过三届,今年是第四届,有些团队届届来,就是因为小朋友高兴来。
      
      上海国际少年儿童文化艺术节之所以是教育未成年人的一个闪亮的范例,还因为他们坚持“有教无类”。请谁来过节?邀请信是越洋飘流的,谁拣到漂流瓶,谁打开邀请信,谁持信来上海。谁成为文化艺术节的“全球幸运星”是从密密麻麻的名单中用电脑点击的,点到谁是谁,不分肤色,不分穷富,不看来头,不看家长,当然,也无法论资排辈。本来嘛!孩子天生是平等的,都是天真无邪的,大人啊,你何必在教育上依爹娘财富的多寡为他们“分等级”?要知道,教育的不平等必将加剧两极分化,制造阶级矛盾,在幼儿心灵上划下一道难以愈合的创伤。平等教育既是愉快教育的前提,也是愉快教育的伴侣,平等教育更是实现社会协调发展、全面进步的长效机制。
      
      上海国际少年儿童文化艺术节留给我们思考的地方还有很多。节日结束了,关心未成年人成长的活动远没有结束。在依依惜别时,我向大家推荐两千年前中国西汉一位文学家刘向说过一句话:“声同则处异而相应,德合则未见而相亲”。意思是说,只要调子一样,不管分散在天南海北,都可以彼此呼应;只要品格一致,即使见不到面也很亲近。我还想补充一句:参加文化节的,以及数以亿计没参加文化节的,只要我们努力推动儿童文化,就一定能文化儿童。只要文化认同,东半球西半球都是在一个地球上。
      
      (来源:东方网 作者:邓伟志)

更新时间:2013年11月6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童心社三峡小记者训练营要“扩编”,快报名

童心社三峡小记者训练营要“扩编”,快报名

      那些一直想让孩子来“长本事”的家长和老师们,这下有机会了!
      
      童心社三峡小记者训练营,是当代少儿文化研究所、秋千网编辑部、三峡小作家工作部、华夏新阳光作文学校等单位联合主办的三峡第一家小记者培训指导专业机构。
      
      当代少儿文化研究所是中国第一个以“少儿文化”命名的机构;秋千网编辑部是中国第一文学教育门户——秋千网(www.qiuq.net)的家,三峡小作家工作部是国家期刊注册商标、中国中小学生成长作文典藏读本——《三峡小作家》的编著机构。华夏新阳光作文学校是宜昌市最具人气作文培训机构。
      
      童心社三峡小记者训练营以“公益为基,免费培训”的最大特色,赢得了广大学生、家长以及校长、老师的赞誉。
      
      “童心社三峡小记者训练营举办的一个接一个的活动,让小记者们学会了感恩,学会了责任,开拓了眼界,增长了知识和见识。”宜昌市胜利四路世纪花园某家长如是说。
      
      “童心社三峡小记者训练营在成立之初,就确定了高水平、高标准、高品质的运作道路。首先,统一采访帽、采访背包、采访本、采访证件,使得小记者们的荣誉感和认同感倍增,时时处处都注意维护自己的形象;而一个又一个的品牌活动,则让小记者有了大量开拓视野的机会,思辨能力和动手能力均有了提高,在体验中得到茁壮成长。”宜昌市某小学语文老师如是说。
      
      “现在不少媒体都在做小记者活动,但从学生、家长、老师的反映看,童心社三峡小记者训练营做的活动,运作周密,格调高雅,真真正正在为学生着想,做得最好。”宜昌市某中学校长如是说。
      
      “有点出乎意料,你们的行为举止、发言的勇气和水平,远远超过了我们当年。我为你们感到自豪、感到骄傲,从你们身上我看到了家长的进步,看到了教育事业的进步,看到了社会总体文明的进步。如果没有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没有一个良好的教育环境,没有一个良好的家庭环境,就不可能有高素质的学生、高素质的小记者,所以童心社三峡小记者给我的印象有点出乎意料!”宜昌市政府某领导如是说。
      
      ……
      
      就在童心社三峡小记者训练营进行得如火如荼时,童心社三峡小记者训练营报名热线0717-6730505时常接到咨询电话,询问小记者何时开始“招新”,部分学校的老师也与童心社三峡小记者训练营沟通,表示有学生想要成为“三峡小记者”。
      
      应广大学生、家长及老师的强烈要求,童心社三峡小记者训练营决定,正式启动“招新”工作,全面实行“天天报名,集中选拔”。
      
      童心社三峡小记者训练营“招新”开始了!
      
      凡宜昌市城区内的中小学生,只要是小学三年级以上至高中三年级以下,热爱写作,活泼开朗,健康向上,喜欢交朋友,遵守童心社三峡小记者训练营章程,均可报名参与。
      
      咨询热线:0717-6730505、18972545833(王老师)。
      
      (来源:童心社 作者:若近)

更新时间:2013年11月5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房主“绕树建屋”住10年“宁改房不砍树”

房主“绕树建屋”住10年“宁改房不砍树”

      10年前建楼时,宅基地上有棵树,为保住树,房子环树而建,给主要支干预留孔洞,如今这棵树长成了参天大树,“破楼”而出。
      
      珠海市斗门区乾务镇夏村黄先生家是一栋居民楼,因为从屋内破“楼”而出的一棵大樟树顶天而立、环抱小楼,成为当地一景。
      
      远远望去,碗口粗的树枝从黄先生家破“窗”而出,枝繁叶茂,遒劲有力;二楼以上则笼罩在郁郁葱葱的树枝之下。
      
      黄先生告诉记者,这栋楼是大约10年前修建的,当时村里拨给他家的宅基地上就有这棵樟树,他建房子时舍不得砍,于是依树而建。为方便树木生长,他在各个枝体“穿”楼的部位预留了50厘米到1米见方的“窗户”,没想到几年后,樟树又长大了好几圈,树干最粗处需要两个人才能合围,树高已经超过15米,基本上把几处预留孔都给挤满了。
      
      黄先生对这树情有独钟,他说,如果房子被侵蚀严重,哪怕要改楼也不会动树。
      
      (来源:中国新闻网 记者:陈治家)

更新时间:2013年11月4日 浏览: 次 评论:1次 阅读全文
“大自然文学”走出儿童文学的藩篱

“大自然文学”走出儿童文学的藩篱

      进入新世纪,一种明显的趋势就是“大自然文学”——大自然探险文学、大自然环保文学、大自然旅游文学、大自然摄影文学——等等文学作品的新兴。20世纪80年代以降,我国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刘先平、樊发稼、金波、吴然、沈石溪都连续有这样的作品问世,著名儿童文学评论家束沛德更将大自然文学与在此前倡导的大幻想文学、幽默文学一起,称为90年代中国儿童文学的“三面美学旗帜”。他们最初都是从儿童与自然与生俱来的自然关系把大自然文学作为儿童文学的一种加以倡导,而最终又不约而同地走出儿童文学的制限,站到“人与自然和谐发展”这一世纪主题的高度,将大自然文学作为一种独立的极具发展潜力与前途的综合性文学来给予充分的关怀。所以,我们这里所说的大自然文学,是儿童文学,又不完全是儿童的文学,它是指一种关照人类本身生存、发展、追求人与自然和谐、共荣共存的文学,属于整个人类。
      
      过去,曾经在很长的时间里,人们大多不能正确地理解自然,有人将它作为人类的对立面,认为大自然属于人类,人是大自然的主宰,因而无视大自然的存在意义,疯狂地掠夺自然;另一种极端就是将它作为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神力,认为人是自然的奴隶,在自然力面前推行不抵抗主义,因而闹出多少“为河伯娶媳”、“为海神送子”的人间悲剧。然而,物极必反,待到大自然以大洪水、大污染、大灾难来惩罚人类的时候,人类才如梦方醒,不得不开始重新认识人与大自然的关系,终于发现自己原本与自然就是不可分割的一体,就像冰心早在20世纪初叶创作《繁星》时所说的:“我们都是自然的婴儿,卧在宇宙的摇篮里。”人类不过是大自然万物中的一员,而且还是出世最迟的婴儿,就像科学表明的那样,宇宙起源于150亿年前的一次大爆炸,简单的生命体出现在38亿年前,而人类的出现却只在200万年前。有人把从生命的起源到人类的出现的过程极富象征性地浓缩在一天的24小时内,人类的出现只在这一天的最后一刻——24点。可见,人类不仅是大自然的一分子,而且还是大自然长期不断进化的产物。所以,我们不能人为地将自己与自然界分开,以“万物灵长”的理性君临大自然之上,而应该对大自然存敬畏感激之心,至少应该平等地看待那些曾经是我们同类的生灵们。可以说,以平等的态度来看待自然,应该成为今天的少年儿童应该具有的一种自然观。用文学的形式完整地传达这样一种现代意识的自然观,始于文革结束后的70年代末80年代初,以刘先平的三部大自然探险长篇小说《云海探奇》、《呦呦鹿鸣》、《大熊猫传奇》为标志。刘先平用新的审美角度反映当时在我国崭露头角的大自然保护意识,以崭新的题材、崭新的人物、崭新的面貌,开拓了我国儿童文学创作的新天地,刘先平也因此被称为我国倡导大自然文学的第一人。在他的策动下,安徽儿童文艺家协会还于2000年打出了发展“大自然文学”的旗帜,并由此得到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的高度关注以及海内外文学界的真情期待。
      
      大自然文学以儿童文学为发端实在是很自然的。儿童天生就是一个自然人,承载着更多的原始的大自然的信息,因而天性喜爱大自然,与大自然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和力;同时,大自然也是他们成长中的一个重要课堂,在大自然里,儿童不仅可以“发现自己”,而且还从大自然中汲取知识、情感等丰富营养,使情与智得到均匀的发展,成为一个心灵健全的人。从这个意义上说,儿童文学是最贴近大自然的文学,站在儿童文学的立场来提倡大自然文学,是再自然不过了,是在将过去忽视了的本属于儿童精神世界的东西还给了儿童。但它在文学上的意义又不仅仅如此,它还带来了一系列关于“文学与自然”、“人与文学”关系的再认识。
      
      其实,文学与大自然的关系也十分密切,大自然与生死、爱情并称为人类文学艺术的三大母题。我国自古以来就有表现大自然的传统文学,这种文学形式可以上溯到古代的山水诗和游记散文。《诗经》中就有“关关雎鸠”、呦呦鹿鸣的名句,曹操的《观沧海》,也可以作为山水诗的雏形。晋至唐宋,山水诗日渐成熟,涌现出了陶渊明、孟浩然、王维等一批描写大自然的高手。而大自然散文方面,虽然在《山海经》时代就有了记叙山水的文字,但是到了唐宋时期才有标志性的作家作品出现,如唐代的柳宗元及其《永州八记》,宋代的欧阳修、苏轼,明代的徐霞客等,都是创作大自然游记文学的高手。可见以大自然为题材的文学在我国有着深厚的传统。就世界文学来说,大自然也是作家取之不尽的创作源头。东方是世界文学的摇篮,被誉为“世界儿童文学史上第一部故事书”的印度的《五卷书》,就有很多“鸟言兽语”。西方发现的最早贡献给孩子们的第一批读物中,就有在世界文学史占有突出地位的法国中世纪的动物故事《列那狐列传》。虽然如此,但就世界范围而言,到了20世纪,具有现代意义的大自然文学才开始兴盛。本世纪初,痴迷于动物考察的加拿大画家与作家汤·西顿,为动物故事的创作树起了一个相当高的标杆。继而,奥地利的动物故事女作家乔·亚当斯和法国的动物文学作家黎达的作品标志着以动物文学为主体的大自然文学繁荣的开始。从此,以描写动植物生态的大自然文学成为20世纪最宽泛、最受到读者欢迎的儿童文学品种之一。尤其是到了20世纪中期,世界各国纷纷提出了生态平衡和环境保护问题,在全球范围内展开了抢救珍稀濒危物种的运动,环境保护与生态平衡也被提上人类持续发展的议事日程,人类对人与自然的关系有了新的理解,保护大自然以及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观念被人们广泛接受,这成为20世纪中后期大自然文学得以兴盛的前提。这种情感认同,也可以从引进版读物《我的野生动物朋友》(云南教育出版社)被广泛接受得到明证。一个叫蒂皮的10岁的法国女孩,将自己与非洲各种野生动物生活在一起的亲身经历写成故事,同时编入她父母从现场拍摄的130多幅极为难得的图片,不仅可亲可赏,而且能唤起人们保护大自然、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出版后很快成为全球的畅销书,给中国的大自然文学创作带来鼓舞与借鉴。它的引进不仅受到中国读者超乎寻常的欢迎与关注,被《中国图书商报》和中央电视台《读书时间》联合推荐为2002年10大引进书之一,而且在《中国图书商报》组织的《中国阅读目光——60余家媒体编辑记者2002年读书印象》活动中,有10人将其列入2002年10种印象最深的读物,入选率最高。
      
      由此可见,所谓大自然文学,首先是以大自然为文学题材的文学;但它又不仅仅是一个题材概念,即写大自然还不是大自然文学的全部,更重要的还要看其怎样写,还要看渗透在其中的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基本观点。凡是体现出对大自然的生命意识、尊重意识、平等意识、关怀意识的作品,反映大自然的生存状态、肯定大自然自身存在的价值、倡导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共存共荣的作品等都可以称之为大自然文学。如果以自然为道具,将自然拟人化,借景抒情、托物言志,或是借自然以逃避社会与人生、渲染个人的悲怨情绪的作品就不是我们所说的大自然文学了。换言之,大自然文学就是要再现大自然生命状态的原始面貌,要还大自然与人类关系的本来面目,要将人与自然作为一个整体成为文学的反映主体,而不是像传统的以大自然为题材的文学那样,自然只有依附在人的情感世界才具有文学的意义。大自然不是人类的附庸,文学也不仅仅是人学,文学也不只是社会生活的反映。大自然在文学中具有独立的审美价值,与人类一样是文学反映的主体,而不是被动地被用来表达人类某一情感的道具。所以我们说,大自然文学是人类观照自身文明历程与未来命运的文学,是追求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共存共荣的文学。
      
      大自然文学是面向未来、面向发展的文学,它在近年来的异军突起,实在是有着深厚的社会文化的根基。新世纪的发展主题是人与自然和谐共处、共同发展,我们深信,新兴的大自然文学也将因此必将得到更多的关注与更大的发展。21世纪将是大自然文学发展与繁荣的世纪。
      
      (来源:中华读书报作者:韩进)
      

更新时间:2013年11月4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教师——派到儿童世界去的文化使者

教师——派到儿童世界去的文化使者

      “教师是谁?”这是一个极为普通又很不寻常的提问。说其普通,是因为我们可以不假思索地予以回答,而且心底里会涌起一股真情;说其不寻常,是因为这一提问,涉及教师的专业身份,充满着深刻意义的阐释。
      
      面对着这一提问,我们已经有了很多回答,尤其是关于“教师像什么”的比喻。这些比喻曾经影响、激励了一代又一代教师。不能说这些比喻已经“老去”,但也不能说这些比喻已触及教师专业尊严和专业价值的实质。即使是“平等对话中的首席”,也未必准确。因为,对话共同体“是一种开放和自由的环境,是一个空灵之境”,是“在一定程度上进行协商”,“对话真正关注的是意义”,“并不直接关注真理”,“因此,我们需要从内到外都做到搁置己见,把持住自己,并予以自省。”①教育中的对话不是谈判,不应有首席与次席之分。当然,任何比喻都不是完美的。我们对“教师是谁”的回答应当向其最具实质意义的核心部位逼近,力求准确和深刻。我们以为,专业身份应当是关于教师发展的讨论的一个新视角,可以帮助我们从深处去探寻教师真正的深意。
      
      身份是一个日常的普通用语,但它具有社会学和文化哲学的深刻意蕴。它与人所处的位置、所担当的责任等自然地联系在一起,其实质是把自我认知与他人的认同聚焦在“谁”的理解上。至于专业身份,则是对教师专业意义、专业责任、专业使命的聚焦。我以为,身份、专业身份所关注的和所表述的方式不是在“像什么”,而在“是什么”,强化思辨、理性和逻辑。
      
      基于以上的一些想法,我从文化哲学的角度,把教师定义为成人世界派到儿童世界去的文化使者。我相信,这是教师的最本质的专业身份,是教师专业身份的最高境界。
      
      2
      
      儿童和成人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儿童对成人世界的态度、方式与成人对儿童世界的态度、方式是迥异的。儿童对成人世界充满着好奇,总想到成人世界探个究竟。所以,蒙台梭利早就说,儿童是上帝派来的密探。儿童们发现成人世界里充满争斗、怀疑失望、辩论而没有结果,所以泰戈尔说:“我的孩子们,让你们的生命到他们当中去,如一线镇定而纯洁的光,使他们愉悦而沉静。”在中国诗人顾城看来,在灰色的成人世界里行走的孩子,绝不是灰色的,“一个鲜红/一个淡绿”,那么鲜艳,那么鲜明,那么充满生命的活力,洋溢着灵性和少年精神。
      
      可是,成人却不太愿意到儿童世界去走一走、看一看。他们很自信:我们都从童年走来,我们最了解孩子;我们整天和孩子在一起,我们最懂得孩子。其实,这样的自信有点夸大和盲目,成人并未真正走进儿童世界。不可否认,教师是成人世界中的优秀者。不过,真正走进儿童世界的教师并不多;即使进入了儿童世界,教师又总是自觉或不自觉地显现权威者、训导者的身份及其方式,缺少倾听、缺少对儿童真正的理解。因而,在很大程度上,是教师自己把通向儿童世界的大门关闭起来,而不是儿童世界对他们的拒绝。由于对儿童世界不了解,其结果是对儿童不认识,不仅不可能有教育目标的达成,反而如卢森堡批评一些革命家那样:在急急忙忙赶往伟大事业的路上撞倒孩子。可见,教师走进儿童世界,亲近他们,了解他们,是教育的前提和基础。而“派到儿童世界的文化使者”这一身份,就意味着教师对教育意义的认识,首要的、关键的是对儿童世界的发现,是对儿童的发现。教师之于儿童的教育,首先是一条走进儿童世界的了解之路,一条对儿童的发现之旅。教师这种身份严格地说,不是比喻,甚至也不是隐喻,而是对教师使命的准确定义和定位。
      
      3
      
      教师不仅因为要了解儿童走进儿童世界,而且还必须引领儿童。俄罗斯著名诗人叶甫图申科曾经对学校有个独特的比喻:“学校——/是育人的产院。”育人的产院,不是身体的、物质的,而是“我们要为培养儿童的心灵而奋斗,/我们要,/我们要……/要是在别人的吆喝声中/我们/没有心灵/会怎么样呢?”儿童不能没有心灵,儿童心灵的纯洁,来自教师在“育人的产院”里纯洁而神圣心灵的引领。
      
      孩子毕竟是孩子。如果教师的职责只止于对儿童的了解是远远不够的,而了解又止于儿童天使般的可爱也肯定是不够的。我们不能把儿童理想化,杜威批评这样的认识“实际上无非是懒散的放浪”。他在讨论“教育即生长”时,承认儿童的生长有不同的方向。“一个人有可能生长成为老练的强盗、恶棍或腐化不堪的政客,这是毋庸质疑的”,因此,对教师来说,“重要的事情是注意儿童哪些冲动在向前发展,而不是注意他们以往的冲动”②。谁也不必怀疑,任何放弃对儿童的引领都是错误的、危险的。
      
      “派到儿童世界的使者”,肩负着民族、人民、时代和未来对儿童引领、教育的使命。教育应以文化为背景,教育是文化的一种重要形态,从深层意义上来看,教育的使命就是文化使命。“文化上的每一次进步都让我们向自由迈进一步。”恩格斯的这一判断,让我们掂量出文化使者的意义和职责的分量。
      
      4
      
      文化使者的使命在于对儿童的引领,问题是用什么来引领,引领什么。大家会情不自禁地想起知识,想起知识对儿童的引领。杜威持有这样的观点,英国著名哲学家怀特海也持有这样的观点。但是,他们更重视智慧的发展。杜威强调将知识的获得、发展从属于智慧的培养,从属于探究的过程。怀特海还更加明确地说:认知教育总得要传授知识。但有一样东西比知识模糊,不过它比知识更伟大,在教育过程中居于主导地位。人们把它叫做智慧。也许你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取知识,但未必能轻而易举地获取智慧。由此,我们应当这么去认定教师的使命:将知识转化为智慧。
      
      转识成慧固然是重要的文化引领,但文化引领还有更重要的内容。文化的实质是人化。所谓文化是人化,是说文化可以影响人,但人能创造文化。教师和儿童既是文化的体验者、享受者,更是文化的创造者。所以,文化使者——教师对儿童的引领,最为重要的是,在传承文化的过程中,创造文化、发展文化。理论和实践不止一次地证明,在教师的引领下,儿童是可以创造文化的。他们可以创造纯真的儿童文化,可以创造童年诗学。儿童文化、儿童诗学犹如植物的根,帮助他们以至帮助我们共同生长为一棵大树。值得注意的是,文化是人化这一命题终极的意义和价值,还在于把学校这一“育人的产院”变成教师和儿童的精神家园,变成一块最安全、最富营养的文化栖息地,让创造精神和实践能力在这块文化栖息地里生长起来、强壮起来。文化使者的这一文化引领,必定在儿童的生活中筑起一块精神高地,让他们踮起脚来仰望灿烂的星空。
      
      文化引领使命的讨论还应再深入。文化的核心是价值观问题。鲁洁教授对价值作了简明的界定:“价值是理想中的事实。”③价值引领离不开事实,但是,最为重要的应当是在事实中、从现实中,引领儿童去发现理想的光亮,去追求理想。值得注意的是,当下的儿童认为谈诸如“我的理想”之类的话题是可笑的。在他们的价值追求中,理想与财富、享受、娱乐联系在一起。在多元文化带来的多元价值观前,他们感到困惑,以至产生价值迷乱,无法进行价值澄清。正是在这样重大的问题前,教师的文化引领、价值取向的指导是多么重要,又是多么紧迫。其实,无论是知识还是智慧,无论是价值澄清还是文化创造,都在教师与儿童特有的关系中。
      
      5
      
      20世纪美国最有影响的女人类学家露丝·本尼迪克特在她的著作《文化模式》中,引用北美迪格尔印第安人箴言:“一开始,上帝就给了每个民族一只杯子,一只陶杯,从这杯子里,人们饮入了他们的生活。”这来自草根的谚语,本身就充溢着浓郁的乡土文化气息。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文化、独特的生活方式。教师,这一“派到儿童世界去的文化使者”,带给儿童的是全人类的文化,其中,不可或缺的还有民族文化,还有他们自己民族的这只陶杯,这样他们生活在自己的文化中,在全球化的浪潮中,保持自己民族文化的个性,彰显自己民族鲜活的生命。
      
      中华民族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中华民族文化就是万里长城,就是长江黄河,就是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就是那古老的汉字,是那端午的粽子、中秋的月亮、春节的鞭炮。中华民族文化像母亲微笑的脸庞、温暖的胸怀、甜美的乳汁。中华民族文化的元素,应植入儿童的心灵,让他们依偎在母亲的怀里,吮吸母亲甜美的乳汁,从母亲微笑的脸庞汲取无穷的力量。久而久之,这些文化元素会在儿童的心灵里,成为民族的基因,发育成民族文化胚胎。
      
      我们可以想见,在这个偌大的世界里,中华民族的后代,怀着“乡情”,带着民族文化印记走向世界。长大了,无论他们走到哪里,是一个优秀的世界公民,也一定是一个永远的中国人。这不是乡愁,不是怀旧,而是可贵的文化品格。文化使者担负着这一重任,可亲可敬。
      
      6
      
      美国前国防部长、哈佛大学教授瑟夫·奈提出了文化软实力的概念。他是这样解释文化的:“谦卑的强权,通过吸引别人而不是强求别人想要达到的目的,这就是文化。”这是对文化的诸多解释中,最耐人寻味的一个。文化能影响人,文化能改变人,把文化视作“强权”并无不可,关键是这样的强权,其品性是谦卑的,其方式是“吸引别人”而非“强求别人”。在通常意义上讲,使者应当友善而非强暴,尊重而非非礼,沟通而非武断,但是,不讲礼仪、违背使者身份的事并不鲜见。我们之所以说教师是“文化使者”,无非是强调教师的教育方式应当是文化的、是人文的、是道德的。
      
      “道德是人类的最高目的,也是教育的最高目的。”④教育正是为了这一最高目的,用道德的方式,把最有价值的知识传授给学生。文化使者的身份印合着这一目的和教育的要义,用道德的方式完成文化使命。我们不妨还是用比喻来作些阐释。马斯洛曾经说,如果一个人手里拿着锤子,就有可能把眼前所有的东西都看作钉子,既没有差异,而且会狠命地用锤子去把学生当作钉子来钉。用锤子钉钉子的方式肯定不是文化的、道德的。这自然会让我们去想象:教师手里应该拿什么呢?也许是照人向前的一盏灯,也许是扶人而上的梯子。其实,手里拿什么还不是最重要的,心里有什么才是关键,还是陶行知说得好:“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
      
      文化使者的道德方式,还表现在对待时间的理念和方式上。卢梭曾经有个精彩的判断:误用时间比虚掷时间更可恶。卢梭并不赞成虚掷、浪费时间,但他最为反对的是误用时间——用时间占满学生的生活,霸占学生所有时空,这样堵塞了学生心智丰富的通道,伤害了学生的心灵。细细推敲卢梭的这句话,似乎还隐含着这样的意思:让学生有自己支配的时间,让他们根据兴趣去爱好、去发展,看起来这是“虚掷”,其实是有效、有价值的。显然,这样的方式也是文化的、道德的。
      
      文化使者的道德方式归结起来是尊重、倾听、理解和对话。尊重像是清晨那第一道阳光,会唤醒儿童的耳朵,唤醒儿童的心灵。马卡连柯把尊重作为教育的原则。他说:“我的基本原则——永远是尽量多地要求一个人,也要尽可能地尊重一个人。实在说,在我们的辩证法里,这两者是一个东西。”倾听既是一种尊重他人的方式,更是一种品质和智慧。只有倾听,才能获得更多的、真实的信息,理智地作出判断,才会伴随以理性的情感引导。不善于倾听,正是教师的两大毛病——漫不经心和缺乏耐心的反映,因而,我们有必要建构倾听教育。对儿童教育的失败往往是缺乏对儿童的理解所造成的。意大利小镇瑞吉欧创造了最好的学前教育,其成功的秘诀,用瑞吉欧教育的领头人马拉古齐的话来说:这是因为我们善于关怀、倾听和理解。对话是意义溪水的流动,在“你——我”的心里及相互间流淌,最终,我发现了你,你也发现了我,于是,我们彼此到达了未知的彼岸。
      
      7
      
      在另一个国度里,使者也会遇到一些麻烦,一些棘手的人与事。教育世界里更是如此。作为儿童世界文化使者的教师,在麻烦事前应经受住考验。
      
      我曾经与江苏吴江市的特级教师管建刚讨论过作文教学革命。我问他:“你最喜欢什么样的孩子?”他毫不迟疑地回答:“我喜欢顽皮的孩子,喜欢制造麻烦的孩子。因为,顽皮的孩子常常制造麻烦,而制造麻烦的孩子故事最多。”然后,他又补充说:“我要做一个有故事的老师。希望每天下班后都要留下一个故事。”这是管建刚的儿童观,正是这样的儿童观,让他诞生了自己的作文教学观,与其说他的作文教学是体系与机制的革命,不如说是他的儿童观、教育观的革命。
      
      格鲁吉亚教育家、教育革新家阿莫纳什维利最喜欢说的三句话:“孩子们,你们好!”“孩子们,你们生活得怎样?”“孩子们,祝你们一路平安!”他认为,把孩子们的声音称作喧嚷声是不妥当的。“教师应该具有教师的听觉,以便从这种所谓的喧嚷声中辨别出在这个儿童乐队中各种不同音律的乐器所奏来的音响,并使你满怀着先行聆听一下这未来的生活交响乐的激情。”是的,儿童常常叽叽喳喳,但是,阿莫纳什维利说,“谁爱儿童的叽叽喳喳声已经入迷,谁就能获得自己的职业的幸福。”是的,顽皮的儿童常常制造麻烦,但是,阿莫纳什维利说:“没有儿童的顽皮,没有顽皮的儿童,就不能建立真正的教育学。”是的,儿童教育需要纪律,但是,阿莫纳什维利说:“儿童纪律的主要特点在于不是去压制顽皮。”⑤
      
      我们有和阿莫纳什维利、和管建刚一样的体会,那就是:对教师的最大考验往往是与顽皮孩子的相处。“派到儿童世界去的文化使者”的智慧,在于这一身份规定所带来的良好品质,有耐心,有宽容心。教育的艺术就在耐心之中,教育的密码就在宽容心之中。实践证明,文化的宽容一定会带来文化的多元和个性,带来文化的丰富多彩,带来文化智慧。也许这就是故事,这就是文化,因为,“文化是一个故事”。我们不难理解,文化使者喜欢故事的原因就在于喜欢文化,创造故事就是创造文化。文化使者正是和孩子们一起创造故事、创造文化、生长起智慧、生长起良好的精神品格。
      
      8
      
      文化使者拥有丰富的文化,他们用文化来滋养自己的心灵。因此,教师拥有丰富的心灵生活,呈现完整的、高尚的精神状态。他们对儿童的引领,不仅仅是在工艺的层面,更不仅仅是技术层面,而是心灵的引导,用心灵的力量唤醒儿童的内心。“师徒是人类古老的共舞舞伴,教学的一个伟大收益就在于它每天都提供给我们重返这古老舞台的机会。这是螺旋上升地发展的代际舞蹈。在此过程中,长辈以他们的经验增强晚辈的能量,年轻人以他们新的生机充实、激发年长者,在他们的接触和交流中重新编织人类社会的结果。”⑥是的,教师这一文化使者将以文化铸自己的心灵,为儿童培育、积蓄、增强文化能量,与他们一起创造更加美好的世界,让古老的舞池和舞蹈焕发青春的光彩。
      
      注释:
      
      ①〔英〕戴维·伯姆著:《论对话》,教育科学出版社,2004。
      
      ②张人杰主编:《20世纪教育学名著杜威篇》,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
      
      ③鲁洁著:《当代德育基本理论探讨》,江苏教育出版社,2003。
      
      ④〔德〕赫尔巴特:《赫尔巴特文集(教育学卷)》,浙江教育出版社,2002。
      
      ⑤阿莫纳什维利著,朱佩荣译:《学校无分数教育三部曲》,教育科学出版社,2002。
      
      ⑥帕克·帕尔默著:《教学勇气——漫步教师心灵》,华东师大出版社,2005。
      
      (原载《人民教育》2010年第9期)

更新时间:2013年11月3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三峡小作家美文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