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关注

新闻采访怎么做?童心社小记者培训班走起!

【推荐】新闻采访怎么做?童心社小记者培训班走起!

    新学期,新周末,怎么过?宅在家还是去旅游?昨日上午,在宜昌市华夏阳光文化专修学校里,61名来自不同学校的孩子们组成了又一个童心社小记者团,开始了一场访谈辅导培训。

    据悉,本次童心社小记者团访谈辅导培训为公益行动,由中访在线记者团、童心社和宜昌市华夏阳光文化专修学校共同主办。通过线上征集的形式,招募了61名来自宜昌本地不同学校的中小学生。

更新时间:2017年9月12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当代少儿文化研究所网站声明

当代少儿文化研究所网站声明

      版权声明
      
      当代少儿文化研究所网页所涉及的任何资料(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报导、图片、声音、录像、图表、广告、域名、软件、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的版权均属当代少儿文化研究所和资料提供者所有。未经当代少儿文化研究所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非法使用当代少儿文化研究所的上述内容。对于有上述行为者,当代少儿文化研究所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少儿文化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当代少儿文化研究所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当代少儿文化研究所”。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少儿文化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0717-6909489、6908489、6730505,邮箱:791541679@qq.com
      
      资讯合作
      
      为尊重作者的著作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促进互联网良性发展,本网本着平等互惠、资源共享的原则,诚邀各类媒体与我们建立友好合作关系,具体合作事宜参见供稿服务或来电咨询:0717-6909489。

更新时间:2013年11月6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首届“中国儿童发展研讨会”在京举行

首届“中国儿童发展研讨会”在京举行

      11月6日,由中国教育学会小学教育专业委员会和中华儿童文化艺术促进会联合主办,美泰儿童基金会协办并提供资金支持的首届“中国儿童发展研讨会”在北京召开。本次研讨会旨在进一步探讨当前教育环境下儿童发展存在的突出需求,以及学校、幼儿园、相关文化教育机构在促进我国儿童发展事业中的角色和作用。
      
      首届“中国儿童发展研讨会”以“中国儿童发展现状与对策”为主题,设开幕式、主旨演讲及分课题研讨三大版块,邀请国内外著名教育专家、名校校长、以及其他儿童成长方面的学者、专家一起共同探讨当前中国儿童发展现状,交流成功的儿童健康快乐成长经验,分享国际先进的儿童发展成果。
      
      中国教育学会小学教育专业委员会刘永胜常务副理事长、中华儿童文化艺术促进会范崇嬿会长及美泰亚太区高级副总裁兼总经理Peter Broegger先生先后为研讨会致开幕辞。中国对外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常克仁,文化部文化艺术人才中心主任刘长权一同出席了开幕式。
      
      刘永胜指出,《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2010——2020年)》中提出“尊重教育规律和学生身心发展规律,为每个学生提供适合的教育”是我们办好教育的根本宗旨,而其目的,也是让每个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给孩子们的健康愉快的童年生活既是为了明天人生的幸福,更是要享受今天成长的快乐。要使儿童健康快乐成长,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社会教育就必须要为孩子们创设一个宽松的支持性成长环境。
      
      范崇嬿表示,儿童时期是人生发展的关键阶段。此时为孩子提供全方位的发展机会和条件,积极开发潜能,最大限度地满足儿童的发展需要,将为儿童一生的发展奠定重要基础。儿童发展需要社会各界共同的智慧力量,中华儿童文化艺术促进会愿与国内外专家一起,探讨并寻找最适合中国国情的儿童发展之道。
      
      Peter Broegger先生,美泰亚太区高级副总裁兼总经理,也与大家分享了一些儿童教育方面的国际先进理念和最佳实践。作为全球领先的玩具公司,美泰一直注重在儿童发展领域的研究,尤其关注中国儿童的成长和发展。多年的研究经验,使得美泰深切地感受到玩乐在儿童成长过程中的重要性,同时,中国父母对于儿童成长和未来发展的高期望值,也推动美泰更加深入地研究如何使玩乐在儿童成长过程中发挥更为有效、积极的作用。美泰期望成为中国父母和孩子们值得信赖的好伙伴,帮助中国儿童健康、快乐地成长。
      
      创新人才教育研究会顾问及编审郭永福先生,儿童教育专家、儿童新思维理论的倡导者宋铁航先生出席研讨会并分别作“遵循成长规律,促进儿童发展”、“破解‘游戏困境’,丰富游戏的教育功能”的大会主题演讲。美泰全球消费者洞察副总裁Michael Shore先生则向中国的教育专家们分享了国际儿童发展教育的先进实践案例,阐述如何有效地让孩子们体验玩乐的乐趣,从中获得成长,中西方专家的精彩见解博得与会嘉宾的认同。
      
      (来源:《中华儿女》作者:凤栖)

更新时间:2013年11月6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儿童文化与文化儿童

儿童文化与文化儿童

      上海国际少年儿童文化艺术节在欢乐的歌声中落下帷幕了。来自五大洲的近四千名儿童即将满载着上海人的情、上海人的谊回到各自的国家和地区去了。孩子们分手时,无不有些留恋,无不有些思念,无不在谈论着参加文化艺术节的收获。
      
      收获是什么?意义在哪里?“春风桃李万千条”,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说法。依我看,上海国际少年儿童文化艺术节的最大意义是为我们对未成年人的教育提供了一个闪亮的范例。
      
      树不修枝长不成大树,人不受教育成不了大材。对未成年人一定要加强教育,这是毫无疑义的。问题是怎么教育?
      
      上海国际少年儿童文化艺术节开展教育的教材是歌舞,是艺术。优秀的歌曲如战鼓,如号角,是路标,是旗帜。有些理性的知识不容易记住,可是儿时唱过的歌曲终生不忘。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唱起未成年时学过的进行曲就会浑身增添力量,即使是低声地哼一哼也会充满着激情。歌舞作为教材远远胜过光盘。光盘再近也觉得很远,再好也只能是恍如身临其境,可是,在国际少年儿童文化艺术节上,不管是从阿尔卑斯飘来的音符,还是沿着马可波罗的道路走来的舞蹈,都是近在耳边,近在眼前,都是生动的能够入脑入耳、沁入肺腑的教材。
      
      上海国际少年儿童文化艺术节之所以是教育未成年人的一个闪亮的范例,是因为他们的教育方法是交流,是讨论,是自己教育自己。少年儿童文化艺术节上的“论坛”主持人不是院士,更不是官员,而是小朋友。主持人不是念秘书起草的讲话稿,也没有用翻译,而是既用母语主持,又用英语主持。有的举手发言者为了把手举得高了再高,都把身体倾斜了30度。“不赞成”、“不同意”的坦率和真诚超过成年人。“童言无忌”,童言也无客套。孩子们观点互补,思维共振,值得成年人学习。我担心:成年人能否把孩子们的这种真诚全部学到手,还是个问题。
      
      上海国际少年儿童文化艺术节之所以是教育未成年人的一个闪亮的范例,还因为他们的教育是愉快教育。艺术节提倡:“让美妙健康的歌曲陶冶少年儿童的心灵,让少年儿童的生活因歌声充满阳光和欢乐。”这里的“健康”二字很重要。健康方能陶冶,不健康便不能陶冶,陶冶了,那也是“逆陶冶”。这里的“欢乐”二字也很重要。欢乐中受教育,听得进,记得牢,想得通。反之,填鸭式的教育,高压下的教育,负担重,心里怕,学不进,记不牢。国际少年儿童文化艺术节已经在上海办过三届,今年是第四届,有些团队届届来,就是因为小朋友高兴来。
      
      上海国际少年儿童文化艺术节之所以是教育未成年人的一个闪亮的范例,还因为他们坚持“有教无类”。请谁来过节?邀请信是越洋飘流的,谁拣到漂流瓶,谁打开邀请信,谁持信来上海。谁成为文化艺术节的“全球幸运星”是从密密麻麻的名单中用电脑点击的,点到谁是谁,不分肤色,不分穷富,不看来头,不看家长,当然,也无法论资排辈。本来嘛!孩子天生是平等的,都是天真无邪的,大人啊,你何必在教育上依爹娘财富的多寡为他们“分等级”?要知道,教育的不平等必将加剧两极分化,制造阶级矛盾,在幼儿心灵上划下一道难以愈合的创伤。平等教育既是愉快教育的前提,也是愉快教育的伴侣,平等教育更是实现社会协调发展、全面进步的长效机制。
      
      上海国际少年儿童文化艺术节留给我们思考的地方还有很多。节日结束了,关心未成年人成长的活动远没有结束。在依依惜别时,我向大家推荐两千年前中国西汉一位文学家刘向说过一句话:“声同则处异而相应,德合则未见而相亲”。意思是说,只要调子一样,不管分散在天南海北,都可以彼此呼应;只要品格一致,即使见不到面也很亲近。我还想补充一句:参加文化节的,以及数以亿计没参加文化节的,只要我们努力推动儿童文化,就一定能文化儿童。只要文化认同,东半球西半球都是在一个地球上。
      
      (来源:东方网 作者:邓伟志)

更新时间:2013年11月6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童心社三峡小记者训练营要“扩编”,快报名

童心社三峡小记者训练营要“扩编”,快报名

      那些一直想让孩子来“长本事”的家长和老师们,这下有机会了!
      
      童心社三峡小记者训练营,是当代少儿文化研究所、秋千网编辑部、三峡小作家工作部、华夏新阳光作文学校等单位联合主办的三峡第一家小记者培训指导专业机构。
      
      当代少儿文化研究所是中国第一个以“少儿文化”命名的机构;秋千网编辑部是中国第一文学教育门户——秋千网(www.qiuq.net)的家,三峡小作家工作部是国家期刊注册商标、中国中小学生成长作文典藏读本——《三峡小作家》的编著机构。华夏新阳光作文学校是宜昌市最具人气作文培训机构。
      
      童心社三峡小记者训练营以“公益为基,免费培训”的最大特色,赢得了广大学生、家长以及校长、老师的赞誉。
      
      “童心社三峡小记者训练营举办的一个接一个的活动,让小记者们学会了感恩,学会了责任,开拓了眼界,增长了知识和见识。”宜昌市胜利四路世纪花园某家长如是说。
      
      “童心社三峡小记者训练营在成立之初,就确定了高水平、高标准、高品质的运作道路。首先,统一采访帽、采访背包、采访本、采访证件,使得小记者们的荣誉感和认同感倍增,时时处处都注意维护自己的形象;而一个又一个的品牌活动,则让小记者有了大量开拓视野的机会,思辨能力和动手能力均有了提高,在体验中得到茁壮成长。”宜昌市某小学语文老师如是说。
      
      “现在不少媒体都在做小记者活动,但从学生、家长、老师的反映看,童心社三峡小记者训练营做的活动,运作周密,格调高雅,真真正正在为学生着想,做得最好。”宜昌市某中学校长如是说。
      
      “有点出乎意料,你们的行为举止、发言的勇气和水平,远远超过了我们当年。我为你们感到自豪、感到骄傲,从你们身上我看到了家长的进步,看到了教育事业的进步,看到了社会总体文明的进步。如果没有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没有一个良好的教育环境,没有一个良好的家庭环境,就不可能有高素质的学生、高素质的小记者,所以童心社三峡小记者给我的印象有点出乎意料!”宜昌市政府某领导如是说。
      
      ……
      
      就在童心社三峡小记者训练营进行得如火如荼时,童心社三峡小记者训练营报名热线0717-6730505时常接到咨询电话,询问小记者何时开始“招新”,部分学校的老师也与童心社三峡小记者训练营沟通,表示有学生想要成为“三峡小记者”。
      
      应广大学生、家长及老师的强烈要求,童心社三峡小记者训练营决定,正式启动“招新”工作,全面实行“天天报名,集中选拔”。
      
      童心社三峡小记者训练营“招新”开始了!
      
      凡宜昌市城区内的中小学生,只要是小学三年级以上至高中三年级以下,热爱写作,活泼开朗,健康向上,喜欢交朋友,遵守童心社三峡小记者训练营章程,均可报名参与。
      
      咨询热线:0717-6730505、18972545833(王老师)。
      
      (来源:童心社 作者:若近)

更新时间:2013年11月5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房主“绕树建屋”住10年“宁改房不砍树”

房主“绕树建屋”住10年“宁改房不砍树”

      10年前建楼时,宅基地上有棵树,为保住树,房子环树而建,给主要支干预留孔洞,如今这棵树长成了参天大树,“破楼”而出。
      
      珠海市斗门区乾务镇夏村黄先生家是一栋居民楼,因为从屋内破“楼”而出的一棵大樟树顶天而立、环抱小楼,成为当地一景。
      
      远远望去,碗口粗的树枝从黄先生家破“窗”而出,枝繁叶茂,遒劲有力;二楼以上则笼罩在郁郁葱葱的树枝之下。
      
      黄先生告诉记者,这栋楼是大约10年前修建的,当时村里拨给他家的宅基地上就有这棵樟树,他建房子时舍不得砍,于是依树而建。为方便树木生长,他在各个枝体“穿”楼的部位预留了50厘米到1米见方的“窗户”,没想到几年后,樟树又长大了好几圈,树干最粗处需要两个人才能合围,树高已经超过15米,基本上把几处预留孔都给挤满了。
      
      黄先生对这树情有独钟,他说,如果房子被侵蚀严重,哪怕要改楼也不会动树。
      
      (来源:中国新闻网 记者:陈治家)

更新时间:2013年11月4日 浏览: 次 评论:1次 阅读全文
“大自然文学”走出儿童文学的藩篱

“大自然文学”走出儿童文学的藩篱

      进入新世纪,一种明显的趋势就是“大自然文学”——大自然探险文学、大自然环保文学、大自然旅游文学、大自然摄影文学——等等文学作品的新兴。20世纪80年代以降,我国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刘先平、樊发稼、金波、吴然、沈石溪都连续有这样的作品问世,著名儿童文学评论家束沛德更将大自然文学与在此前倡导的大幻想文学、幽默文学一起,称为90年代中国儿童文学的“三面美学旗帜”。他们最初都是从儿童与自然与生俱来的自然关系把大自然文学作为儿童文学的一种加以倡导,而最终又不约而同地走出儿童文学的制限,站到“人与自然和谐发展”这一世纪主题的高度,将大自然文学作为一种独立的极具发展潜力与前途的综合性文学来给予充分的关怀。所以,我们这里所说的大自然文学,是儿童文学,又不完全是儿童的文学,它是指一种关照人类本身生存、发展、追求人与自然和谐、共荣共存的文学,属于整个人类。
      
      过去,曾经在很长的时间里,人们大多不能正确地理解自然,有人将它作为人类的对立面,认为大自然属于人类,人是大自然的主宰,因而无视大自然的存在意义,疯狂地掠夺自然;另一种极端就是将它作为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神力,认为人是自然的奴隶,在自然力面前推行不抵抗主义,因而闹出多少“为河伯娶媳”、“为海神送子”的人间悲剧。然而,物极必反,待到大自然以大洪水、大污染、大灾难来惩罚人类的时候,人类才如梦方醒,不得不开始重新认识人与大自然的关系,终于发现自己原本与自然就是不可分割的一体,就像冰心早在20世纪初叶创作《繁星》时所说的:“我们都是自然的婴儿,卧在宇宙的摇篮里。”人类不过是大自然万物中的一员,而且还是出世最迟的婴儿,就像科学表明的那样,宇宙起源于150亿年前的一次大爆炸,简单的生命体出现在38亿年前,而人类的出现却只在200万年前。有人把从生命的起源到人类的出现的过程极富象征性地浓缩在一天的24小时内,人类的出现只在这一天的最后一刻——24点。可见,人类不仅是大自然的一分子,而且还是大自然长期不断进化的产物。所以,我们不能人为地将自己与自然界分开,以“万物灵长”的理性君临大自然之上,而应该对大自然存敬畏感激之心,至少应该平等地看待那些曾经是我们同类的生灵们。可以说,以平等的态度来看待自然,应该成为今天的少年儿童应该具有的一种自然观。用文学的形式完整地传达这样一种现代意识的自然观,始于文革结束后的70年代末80年代初,以刘先平的三部大自然探险长篇小说《云海探奇》、《呦呦鹿鸣》、《大熊猫传奇》为标志。刘先平用新的审美角度反映当时在我国崭露头角的大自然保护意识,以崭新的题材、崭新的人物、崭新的面貌,开拓了我国儿童文学创作的新天地,刘先平也因此被称为我国倡导大自然文学的第一人。在他的策动下,安徽儿童文艺家协会还于2000年打出了发展“大自然文学”的旗帜,并由此得到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的高度关注以及海内外文学界的真情期待。
      
      大自然文学以儿童文学为发端实在是很自然的。儿童天生就是一个自然人,承载着更多的原始的大自然的信息,因而天性喜爱大自然,与大自然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和力;同时,大自然也是他们成长中的一个重要课堂,在大自然里,儿童不仅可以“发现自己”,而且还从大自然中汲取知识、情感等丰富营养,使情与智得到均匀的发展,成为一个心灵健全的人。从这个意义上说,儿童文学是最贴近大自然的文学,站在儿童文学的立场来提倡大自然文学,是再自然不过了,是在将过去忽视了的本属于儿童精神世界的东西还给了儿童。但它在文学上的意义又不仅仅如此,它还带来了一系列关于“文学与自然”、“人与文学”关系的再认识。
      
      其实,文学与大自然的关系也十分密切,大自然与生死、爱情并称为人类文学艺术的三大母题。我国自古以来就有表现大自然的传统文学,这种文学形式可以上溯到古代的山水诗和游记散文。《诗经》中就有“关关雎鸠”、呦呦鹿鸣的名句,曹操的《观沧海》,也可以作为山水诗的雏形。晋至唐宋,山水诗日渐成熟,涌现出了陶渊明、孟浩然、王维等一批描写大自然的高手。而大自然散文方面,虽然在《山海经》时代就有了记叙山水的文字,但是到了唐宋时期才有标志性的作家作品出现,如唐代的柳宗元及其《永州八记》,宋代的欧阳修、苏轼,明代的徐霞客等,都是创作大自然游记文学的高手。可见以大自然为题材的文学在我国有着深厚的传统。就世界文学来说,大自然也是作家取之不尽的创作源头。东方是世界文学的摇篮,被誉为“世界儿童文学史上第一部故事书”的印度的《五卷书》,就有很多“鸟言兽语”。西方发现的最早贡献给孩子们的第一批读物中,就有在世界文学史占有突出地位的法国中世纪的动物故事《列那狐列传》。虽然如此,但就世界范围而言,到了20世纪,具有现代意义的大自然文学才开始兴盛。本世纪初,痴迷于动物考察的加拿大画家与作家汤·西顿,为动物故事的创作树起了一个相当高的标杆。继而,奥地利的动物故事女作家乔·亚当斯和法国的动物文学作家黎达的作品标志着以动物文学为主体的大自然文学繁荣的开始。从此,以描写动植物生态的大自然文学成为20世纪最宽泛、最受到读者欢迎的儿童文学品种之一。尤其是到了20世纪中期,世界各国纷纷提出了生态平衡和环境保护问题,在全球范围内展开了抢救珍稀濒危物种的运动,环境保护与生态平衡也被提上人类持续发展的议事日程,人类对人与自然的关系有了新的理解,保护大自然以及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观念被人们广泛接受,这成为20世纪中后期大自然文学得以兴盛的前提。这种情感认同,也可以从引进版读物《我的野生动物朋友》(云南教育出版社)被广泛接受得到明证。一个叫蒂皮的10岁的法国女孩,将自己与非洲各种野生动物生活在一起的亲身经历写成故事,同时编入她父母从现场拍摄的130多幅极为难得的图片,不仅可亲可赏,而且能唤起人们保护大自然、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出版后很快成为全球的畅销书,给中国的大自然文学创作带来鼓舞与借鉴。它的引进不仅受到中国读者超乎寻常的欢迎与关注,被《中国图书商报》和中央电视台《读书时间》联合推荐为2002年10大引进书之一,而且在《中国图书商报》组织的《中国阅读目光——60余家媒体编辑记者2002年读书印象》活动中,有10人将其列入2002年10种印象最深的读物,入选率最高。
      
      由此可见,所谓大自然文学,首先是以大自然为文学题材的文学;但它又不仅仅是一个题材概念,即写大自然还不是大自然文学的全部,更重要的还要看其怎样写,还要看渗透在其中的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基本观点。凡是体现出对大自然的生命意识、尊重意识、平等意识、关怀意识的作品,反映大自然的生存状态、肯定大自然自身存在的价值、倡导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共存共荣的作品等都可以称之为大自然文学。如果以自然为道具,将自然拟人化,借景抒情、托物言志,或是借自然以逃避社会与人生、渲染个人的悲怨情绪的作品就不是我们所说的大自然文学了。换言之,大自然文学就是要再现大自然生命状态的原始面貌,要还大自然与人类关系的本来面目,要将人与自然作为一个整体成为文学的反映主体,而不是像传统的以大自然为题材的文学那样,自然只有依附在人的情感世界才具有文学的意义。大自然不是人类的附庸,文学也不仅仅是人学,文学也不只是社会生活的反映。大自然在文学中具有独立的审美价值,与人类一样是文学反映的主体,而不是被动地被用来表达人类某一情感的道具。所以我们说,大自然文学是人类观照自身文明历程与未来命运的文学,是追求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共存共荣的文学。
      
      大自然文学是面向未来、面向发展的文学,它在近年来的异军突起,实在是有着深厚的社会文化的根基。新世纪的发展主题是人与自然和谐共处、共同发展,我们深信,新兴的大自然文学也将因此必将得到更多的关注与更大的发展。21世纪将是大自然文学发展与繁荣的世纪。
      
      (来源:中华读书报作者:韩进)
      

更新时间:2013年11月4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三峡小作家美文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