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魅力原点 > 少年作家
《三峡小作家·美文汇》(2014年4月18日)目录查询

《三峡小作家·美文汇》(2014年4月18日)目录查询

      《三峡小作家·美文汇》(2014年4月18日)目录照登:
      
      (略)
      
      三峡小作家工作部查询电话:+86(717)6730505


      
      ‍(来源:《三峡小作家·美文汇》2014年4月18日 作者:汇刊)

     

    责任编辑:文禾

更新时间:2014年3月18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三峡小作家美文汇》推出“少年作家”对中学生的积极影响

《三峡小作家美文汇》推出“少年作家”对中学生的积极影响

      1、激发中学生的语文学习兴趣
      
      在社会普遍“重理轻文”的当代,中学生对语文学习的淡漠,是许多语文老师十分头疼的问题,而《三峡小作家美文汇》推出的“少年作家”们的成就在很大程度上无疑给中学生增强了信心,激发了语文学习的兴趣,也激发了一些作文水平不高的学生的创作欲望和热情。“少年作家”们用同龄人的心声去诠释社会人生,这引起很多中学生的共鸣,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但是,这些作品内容简单、语言通俗,同样能够发表、出版,学生在阅读过程中会不自觉地拿来和自己的作文、周记对比,当学生发现自己的文章并不比“作家”的差时,那种成就感是可想而知的,很多学生恍然大悟――原来文学艺术并非遥不可及,于是很多学生纷纷提起笔,进行模仿创作,客观上促进了学生学语文。
      
      2、推动中学生作文的创新与发展
      
      《三峡小作家美文汇》推出的“少年作家”们的作品在思想内容、结构形式、文风上都有着明显的创新,虽然这些创新不一定成熟,但毕竟是一种大胆的尝试,而且还由此生发出一些新的文学标准。内容上,它们写到了叛逆、另类、时尚、网络以及对恋爱和性的态度,这些肯定是传统教育很少涉及到的,但是,又确实是当代中学生内心真实的写照,我们必须认真关注和引导,而绝不能视而不见或一味压制。结构上,这些作品出现了很多新颖的形式,我们暂且不谈这些作品是否具有标新立异之嫌,但它们肯定是对传统文学的一种有力突破。凡此种种,都会在自觉与不自觉中,影响中学生的写作创新。
      
      3、抚慰中学生的心灵
      
      《三峡小作家美文汇》推出的“少年作家”以同龄人的笔触去关照这一代青少年躁动的心灵,从而使他们的作品充满了浓郁的青春气息,与中学生达成了情感默契,这是他们赢得众多读者的原因。在21世纪,教育工作者越来越感觉到学生与教师之间的差异远非几代人所能形容的,纯文学作家的艺术经验和价值标准远不能满足当代学生的期待视野,这一点上,“少年作家”们反映自己的生活无疑会比传统作家有优势。如果这些“少年作家”的作品内容能从正确的角度去引导,那么对学生的益智、启发作用肯定比教师的枯燥说教好得多。

      
      (来源:中国少儿文化网 作者:若近)

更新时间:2014年3月17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中华少年作家学会官方网站及官方域名公告

中华少年作家学会官方网站及官方域名公告

      大家期待已久的“中华少年作家学会官方网站”今日正式上线!官方网站指定为“中华少年作家网”,“少年作家(www.snzj.org)”属于约定名称,其域名中“snzj”即“少年作家”,后缀“.org”是目前国际最广泛流行的通用域名格式,适用于各类非盈利团体。
      
      经查询,同时接到不少举报,各地私自搭建,或者借用海外机构的名义,甚至注册个体户冠上“xx中心”,建设了所谓的“少年作家”之类网站,个别非法机构四处散发冠以“重要通知”、“录取通知”、“征稿启事”、“获奖通知”、“出书订购”等为题,以各类“收费”为主的垃圾广告,经我们向相关部门核实确认,这些机构或者网站没有依据相关规定在我国相关管理部门办理合法手续。教育部任何部门也没有授权其发布任何教育资讯。
      
      “少年作家(www.snzj.org)”是中华少年作家学会官方网站约定名称,也是少年作家(www.snzj.org)正式备案的名称。所谓的"少年作家"之类网站未经批准,擅自使用这一名称,已严重侵害了“少年作家(www.snzj.org)”的声誉。日前,教育部相关部门已经下发通知,明确指出,“少年作家(www.snzj.org)”这一名称属于“当代少儿文化研究所”专有名称,要求所有机构不得使用“少年作家(www.snzj.org)”或类似名称。
      
      在此我们郑重申明:“少年作家(www.snzj.org)”由当代少儿文化研究所惟一合法拥有,所谓“少年作家”之类网站必须立即停止侵害行为,我们将保留采取进一步法律措施的权力。同时,请各级教育机构及学校注意,当代少儿文化研究所对非法“少年作家”所造成的一切法律后果,不承担任何责任。

更新时间:2014年3月12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中华少年作家学会——作家的摇篮

中华少年作家学会——作家的摇篮

    幼苗.jpg

      中华少年作家学会,成立于1996年8月,是新中国建国后第一个少年作家写作团体,是面向祖国各地及海外的专业写作团体。定名“中华少年作家学会”,其“少年”含义有二:一是成长历程的少年时光,二是文学写作的起步阶段。“中华少年作家学会”依托“中国作文教育专家与先行者——新阳光作文教育”组建而成,活动经费由依托单位提供,归属当代少儿文化研究所管理;其宗旨是:以正确的世界观和文学观,引导少年作家积极写作;帮助少年作家提高文学创作水平,陶冶情操;对少年作家进行“真、善、美”的教育,全面提升少年作家的文学素养。凡是年龄在8周岁以上的各类学校学生、社会少年儿童、各界文学爱好者,在正规的报纸、书刊、广播、电视、网络上发表过文学作品(含作文),或在县、市(含)以上作文比赛中获得过奖励,均可申请加入。不向会员收取会费。名家辅导,点评作品,开阔视野,张扬文采,广交朋友,作文做人。欢迎校园小作家及社会各界文学爱好者加入中华少年作家学会!
      
      (来源:中国少儿文化网 作者:若近)

更新时间:2014年1月21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轮椅上站起的“灵魂行者”——记西北师大附中学生刘大铭

轮椅上站起的“灵魂行者”——记西北师大附中学生刘大铭

      眼前的这个男生,瘦瘦小小的身躯似乎要被埋没在轮椅中,随时都可能跌倒似的。他的身高才1.4米,体重只有20公斤左右。但只要他一说话,无比坚定的语气和洪亮有力的声音,便会感染每一个人。
      
      日前,西北师大附属中学一间阶梯教室里,他镇定自若的声音传遍了每一个角落。
      
      “我觉得身体的苦难是命运的选择,但是精神和信仰我们是可以选择并坚持下去的。为什么要把苦难经常挂在嘴边呢?一个身体上残缺、很苦难的人,他需要的不是一种关爱,最重要的是平等……”
      
      所有人都注视着他。很早以前,就有医生预言他活不过两岁。这个生下来就患有世界性罕见疾病——成骨不全症的大男孩,叫刘大铭,今年19岁。这一天,他特意穿了一件黑色绿边的运动衣,打了一个黑色的领带,发型整整齐齐的。
      
      面对台下众多媒体和师长、同学,他希望人们能够撕掉贴在他身上诸如“自强不息”、“身残志坚”的标签。他笑着说:“如果有一天,当别人提起我的时候,不是首先想起我的病痛,我就成功了。”
      
      这就是那个从3岁就开始,已经历过11次手术,“去过两次天堂”的少年吗?
      
      这就是那个身体里打着13根钢钉,靠两块钛金属钢板支撑,刚刚完成一部17万字自传体小说的少年吗?
      
      这是何其顽强的生命啊!生命若累卵般脆弱,他为何还能直面缺陷,保持着强烈的求生、求学欲望?是什么支撑着他与病魔坚持斗争,坚强地活了下来?这份达观、坚毅的背后,他又经历了怎样的人生?
      
      我觉得苦难是人生中必修的一门课程
      
      母亲赵姣莲从来没有放弃儿子大铭的生命,“毕竟是一个生命,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大铭是一个早产儿。出生时,只有4斤9两。一出生,就被送进医院的保温箱里待了一个多月。
      
      赵姣莲至今记得,大铭只有6个月大的时候,有一次洗澡,胳膊骨折了,送到医院被初步诊断为“成骨不全症”,俗称“玻璃娃娃”。这个家庭的噩梦开始了。
      
      医生劝她:“对孩子什么都不要做,寿命不超过两岁,目前世界上没有办法根本医治。”
      
      很小的时候,大铭便意识到自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他只能老老实实地待着,不能玩,不能摔倒。他的活动空间只有床和沙发。躺在沙发上看书,辨听别人的脚步声,成了大铭童年为数不多的乐趣。
      
      他开始躺在床上学画画,在报纸的周边,画满了小鸟,“我想飞”。
      
      可惜,学画不到两个月,他的左腿又断了。再次被推进手术室,浑身打满了白色的石膏,鲜血不断往外渗。麻醉还没过去,他傻乎乎地问妈妈:“为什么小鸟有四只腿?”
      
      在疼痛陪伴的日子里,大铭喜欢上了看书,还背起了唐诗。他开始显露出自己在记忆方面惊人的天赋,简单的唐诗只要母亲教一遍,他便可以背诵。
      
      但刚开始没有一所学校愿意接收这个特殊的孩子。赵姣莲带着孩子四处求学,却处处碰壁,学校都担心孩子的安全问题。到大铭7岁的时候,他已经学完了小学的课程。当他在小学校长面前完整写出自己的名字和家庭住址后,他被兰州市正宁路小学录取了。
      
      “我终于可以上学啦!”他逢人便高兴地喊。
      
      赵姣莲谈起这段往事的时候,悲喜交加,“一路走来,还是遇到的好人多,太多人帮我们。”她说。
      
      一开始,赵姣莲夫妇便决心让残疾的儿子和健全孩子一样上学。读书改变了这个饱受病痛折磨的男孩的人生,和病魔殊死搏斗的经历,又让他从小养成了不信命、不服输的坚韧性格。
      
      2000年,大铭6岁,在北京,他被“国内一流的骨科专家”判了“死刑”。但赵姣莲夫妇没有放弃,父母的执着坚持,让大铭一次次渡过了人生的险滩。多年的求医艰难历程,也让这个男孩从小便深知人生冷暖,心智远比同龄人成熟。
      
      2012年,大铭的病情再度恶化,脊椎严重变形为巨大的S形,整个胃部被挤压成细条状,每每牛奶喝不了几口就吐,每顿饭只能吃三四勺子。此时,连唯一完好的眼睛,也会偶尔变得模糊。不得已,刘大铭全家再次踏上了求医之路。
      
      在国内一家权威医院,老专家看完片子,对大铭父亲无奈地摇头说:“老刘啊,在一年之内,别考虑做这个手术了……最好好好躺着。”
      
      大铭的倔脾气又上来了。“躺着,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梦又一次碎了,但大铭不甘心。他后来写道:“我不甘心,不甘心,而现在,我的心还是不甘,只要我生命能动弹一下,我就会向前走,打倒了爬着走,爬不了就挪、蹭,管它姿势多丑陋。”
      
      记者问大铭:“是什么支撑你这么多年坚持了下来?”
      
      “源自内心对生命的渴望。父母和亲人、朋友的信任,给了我生存下去的动力。一个人活着,不能光为了自己。我也曾想过放弃学习,好好在家休息,但我无法面对无数个会心痛和失望的眼神。”大铭回答说。
      
      在文章《幸福躲在痛觉身后》中,他自剖心迹:“我没想过自杀,还有比死亡更重要的事等我去做。”
      
      “我想到家人、朋友,一天天来之不易而又惊心动魄的人世,我怎么能连一丝光一丝热都没有留下就选择离开?生命在我的手里,我想要活下去,就没有人能阻止我。”
      
      2011年,苏州,首届全国中学生校园诗会上。代表西北师大附中参加的刘大铭以一首感人肺腑的诗作《灵魂行者》轰动了姑苏城。
      
      在开场白中,这个轮椅上的少年诗人,分享了自己的人生,震撼了全场:“我觉得苦难是人生中必修的一门课程,成功的背后是看不见的心酸,而勇敢的背后有着我们无法想象的磨难。每个人都应该在有限的时间里,绽放出自己无限的生命价值。”
      
      将躯干留给病魔,把灵魂留给生活
      
      “你将躯干给了病魔,却把灵魂留给了生活,你将快乐分享于情感,却把悲痛留给了心窝,你将梦想给了青春,却把苦难留给了执着……”
      
      诗以言志。这首《灵魂行者》是刘大铭对自己生命的写照。19年的苦难人生,痛苦几乎占据了他生活的大部分。
      
      大铭的身体曾经一度需要套上一个沉重的外壳用于支撑矫正骨骼,金属条贴着肉皮,疼得青筋爆出,时常昏厥。整个冬天,他的衣服总是湿透的。连晚上睡觉,都得戴着这个硬塑料壳,时间一长,全身好几处都磨脱了皮。
      
      面对抗争了19年的“敌人”,他却说:“我要深切地向病魔致敬,没有你,也就没有我痛苦磨难而又不同凡响的今天。”
      
      他热爱生命,尽管双腿无法站立,但他无比痴迷篮球运动。在他卧室的墙上,贴满了偶像NBA球星科比的海报。
      
      大铭喜欢科比绝不仅是这个著名球星的球技。曾有记者问科比:“你为什么如此成功?”科比反问记者:“你知道洛杉矶凌晨4点的样子吗?”记者摇摇头。科比则回答说:“我知道每一天凌晨4点洛杉矶的样子。”
      
      这个故事极大激励了这个轮椅上的男孩。他明白,勤奋是通向成功的唯一捷径。他如饥似渴地从书籍中汲取着营养。在他的床边,摆了满满当当的几排书,斯蒂芬·霍金的《时间简史》、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命若琴弦》,他还喜欢读《共产党宣言》、美国《独立宣言》,广泛涉猎伏尔泰、卢梭、孟德斯鸠这些思想巨匠的著作。
      
      “这让我觉得,活着不再是一个人的事儿,也不仅该为了声望、金钱而奋斗,目标应该更高、更大,我该将心愿放到整个世界,该把轮椅赋予我的财富分享于每个人。”大铭说。
      
      大铭时刻感到自己时间的紧迫。他不愿意“浪费生命”。2012年,被医生判了“死刑”后,预感到自己生命或许快走到了尽头。他白天上课,晚上写作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希望写出一部能“流传的书”。
      
      因为脊椎坐着会疼,写作只能趴着,笔记本放在前面,趴在枕头上,常常感觉呼吸不舒服,手臂酸疼。
      
      回忆起这段往事,大铭低声说:“有时候写着写着就掉泪了,那时候天天盼望回学校,每天做着该死的康复,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他并不是一开始就很明确自己该走什么样的路。
      
      1999年的一个深夜。父子之间的一席谈话开始了这个男孩对生命的思考。
      
      “大铭,将来有啥打算?”
      
      “好好学习。”大铭回答。
      
      父亲说:“那是正常人的路,你必须有自己的方式。”
      
      从这时候起,在刘大铭幼小的心灵里,第一次开始正式地规划自己的人生,他突然觉得自己“不应该再简单地活下去,既然经历了这么多特别的事,就应该做点特别的事。”
      
      大铭父亲看着儿子太辛苦,劝儿子考虑学一技之长,学门外语或者上个写作辅导班什么的,不要上学了。
      
      但大铭劝阻了父母。他对父母说:“我要接受系统的正规的教育。”
      
      没有什么比上学更令他感到来之不易的了。为了上学,他差点因隐瞒病情丢掉性命。2009年年初,他发现自己的腿上鼓起了一个小包。他很快明白,这是4岁那年放进他腿里的两根X针,现在针刺破了膝盖,针尖露了出来。
      
      此时,正是中考冲刺的关键时刻。他悄悄地隐瞒了病情,带伤上课,血时常从裤脚流到脚后跟,他却浑然不觉。
      
      没日没夜的学习,病魔再一次击倒了他。2009年,刘大铭第九次被推上了手术台。这一次是在天津。他的长骨被截成五段重新排列,腿里换上了新的X针。
      
      这段刻骨铭心的经历是赵姣莲记忆里一段挥之不去的噩梦。当他们来到天津时,大铭的伤口已经感染,如果骨髓发炎,双腿随时可能被截肢。手术风险极大,医生几次劝这位母亲放弃治疗,但赵姣莲不相信儿子的生命就这样随随便便地结束,在她的苦苦哀求下,医生勉强答应手术。
      
      因为术后综合征突发,大铭休克了,被送到天津大学附属医院,只剩微弱的呼吸。整个手术险象环生,靠打强心针才捡回一条命。
      
      让生活于贫苦,亟待于力量的人,重新获取对生命的勇气
      
      和很多饱受病患的人不同,完全出乎意料,刘大铭是那么的阳光、真诚、爽朗,懂得感恩,富有活力。“我很少抱怨过得不称心、活得不出色,我只坚持迎接明日的朝霞,然后竭力地去接受和改变它。”在大铭的笔下,时常“我笔写我心”。
      
      在大铭就读的西北师大附属中学,他被同学亲切地称为“我们的霍金”。最早,西北师大附中校长刘信生也曾担心过接收这样一个特殊的学生,但和大铭简单的一次通话,彻底改变了他的想法。
      
      “他说话时底气十足,给你一种震撼。那一瞬间,担心安全的理由都变得苍白无力,再没有理由去拒绝这个孩子了。”刘信生校长决定录取这个轮椅上的坚强少年,还特意把大铭放在了学校的人文实验班——北辰班。“北辰”取自《论语·为政篇》——“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从2011年开始的高中生涯里,刘大铭得到了师生“众星拱月”般的待遇,师生们共同悉心呵护他的成长,大家更是将大铭视作北辰班“精神的代言人”。在这里,大铭收获了友情,更得以在肥沃的土壤里生长,他乐观的精神也感染着身边每一个人。班主任伏钰说,只要大铭往教室里一坐,整个教室就是安静的。
      
      同桌三年的施潇雨同学将大铭视作自己最好的朋友。这个90后女孩很佩服大铭,她很认同大铭的价值观:一个人活着,应该创造一些东西,给这个世界留下一些财富,而不是随波逐流苟且地活着。
      
      两人都是NBA的球迷,时常为各自喜欢的球队“互掐”得厉害。
      
      鲜为人知的是,这个无法站立的大男孩却是北辰班的篮球教练。凭借着自己对篮球的独到理解,他获得了同学们的认可。打败其他班级篮球队的那个晚上,大铭在QQ空间分享了一条心情:“能给你们做一天的教练我都感觉幸福。看到你们和篮球在场上飞的时候,我的梦也好像实现了多半。”
      
      他的精力充沛得惊人。创办班刊《北辰》杂志、开专栏,联系创作北辰班歌,对班级事务大铭一向积极参加,时常忙得不亦乐乎。他还经常受邀去参加学校的演讲,用自己苦难真实的人生感染更多的人。
      
      “从他的演讲中,我体会到了真正的北辰精神。一个不仅拥有漂亮成绩,同时拥有健全人格的人才是北辰学子。”高一北辰班的女生寇雅婷写道。
      
      就在和病魔不懈的斗争中,2011年,幸福接踵而至。5天的时间里,刘大铭相继斩获3个全国性大奖。作品《让我们在以后牵手》、小说《一夜苍白》先后获国家级奖项。此外,他还被评为当年的“全国十佳文学少年”。
      
      2012年,刘大铭再度荣获中国少年作家杯文学类一等奖,诗歌《灵魂行者》荣获全国冰心青少年文学银奖。也是在这一年夏天,大铭远赴意大利手术,生死难料。临走,他几乎是在和北辰的同学作最后的告别:“希望我真的还能回来,也希望你们给予我勇气,让我带着勇气去面对人生中最漫长,最可怕的一次手术……”
      
      意大利归来,出人意料的是,他全部推翻了已经写了一半的自传体小说,然后一字字重新敲出。他以这样的方式宣告了自己的新生。
      
      “你恨命运吗?”记者问。
      
      “我并不恨它,相反,我要感激命运。命运给了我与众不同的身体,给了我特殊的使命。”大铭说。
      
      “为什么把新书命名为《命运之上》?”
      
      “只想书出版后,能够让生活于贫苦、亟待于力量的人,重新获取对生命的勇气。或许这世上,再有与我同病相怜的人看到它时,能重新觉得,这世界是多么美好,自己该好好活下去。若这样的目的能够成真,我即便不在这个世上了,也会觉得安心。”
      
      (来源:中国青年报 记者:张鹏)

更新时间:2013年12月15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